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51章 进入县城

第51章 进入县城

    “千古龙飞地,一代帝王乡。天师扬故里,凤凰落吉祥。”这段话是对丰县的美誉,也是对其历史的一种见证。
  
      丰县,又名凤城、古丰、丰邑、秦台,春秋时期属宋,为宋王偃的都所,其历史悠久,人文昌盛。
  
      相传远古时代曾有凤凰落于当地一棵梧桐树上,因而得名为凤城。至刘邦建立大汉朝,张道陵创建正一天师道,丰县的名声便变得传奇起来。
  
      丰县位于徐州与应天府的中间位置,东连沛县、北接金乡,南毗砀山,西通单县。四通八达,为往来交通要道。
  
      丰县虽然地理位置重要,但往年战事波及不多,因而这里人们安居乐业,生活稳定,加上当地民风纯朴,与世无争,让人疑为世外桃源。
  
      白居易曾用诗作《朱陈村》表达了对丰县民俗的向往。
  
      徐州古丰县,有村曰朱陈。去县百余里,桑麻青氛氲。
  
      机梭声札札,牛驴走纭纭。女汲涧中水,男采山上薪。
  
      县远官事少,山深人俗淳。有财不行商,有丁不入军。
  
      家家守村业,头白不出门。生为村之民,死为村之尘。
  
      田中老与幼,相见何欣欣。一村唯两姓,世世为婚姻。
  
      亲疏居有族,少长游有群。黄鸡与白酒,欢会不隔旬。
  
      生者不远别,嫁娶先近邻。死者不远葬,坟墓多绕村。
  
      既安生与死,不苦形与神。所以多寿考,往往见玄孙。
  
      我生礼义乡,少小孤且贫。徒学辨是非,只自取辛勤。
  
      世法贵名教,士人重冠婚。以此自桎梏,信为大谬人。
  
      十岁解读书,十五能属文。二十举秀才,三十为谏臣。
  
      下有妻子累,上有君亲恩。承家与事国,望此不肖身。
  
      忆昨旅游初,迨今十五春。孤舟三适楚,羸马四经秦。
  
      昼行有饥,夜寝无安魂。东西不暂住,来往若浮云。
  
      离乱失故乡,骨肉多散分。江南与江北,各有平生亲。
  
      平生终日别,逝者隔年闻。朝忧卧至暮,夕哭坐达晨。
  
      悲火烧心曲,愁霜侵鬓根。一生苦如此,长羡村中民。
  
      ……
  
      董家庄园到县城也就五里来路,步行不到半个时辰就能到达。
  
      在董家庄,高峰和李奇坤联手,不但顺利拿下了庄园和土地,更是化解了一场矛盾,甚至还因此让刘管家私自做主,在价格上便宜了一百两银,算是一场大丰收。
  
      在刘管家的强烈要求下,高峰与李奇坤在庄园吃过午饭,讲定三天内办好转让协议和付款,俩人便向县城进发。
  
      一路行来,李奇坤向高峰讲述了不少关于丰县的地理风貌、风土人情,高峰听得不禁啧啧咂舌,想不到一个小小的县城竟有如此多的历史典故和文化渊源。
  
      可能真如白居易诗中描述的那般,“家家守村业,头白不出门”,要不是那位同学的介shao,高峰在前世时对丰县的了解还真的不多。
  
      世事因果循环,想不到自己竟穿越到了同学的家乡,虽然早了他上千年,但仍有一种亲切感,何况自己在此地生活了一个多月,身心早已融入当地的民俗之中,也算是个地地道道的丰县人了。
  
      行不多时,远处一座城廓映入眼帘,赫然就是丰县城了。
  
      远远望去,县城并不大,长宽各不过三四百丈,四四方方,显得中规中矩。
  
      及至近处,一股沧桑的历史感扑面而来。“丰邑”这是建城时就使用的名称,虽秦以后就改名为丰县,但城门字迹并未做出修改,或许正是用它来作为历史的见证。
  
      城墙不高,约两丈左右;墙体虽显厚实,但与那些名城大州相比还差的远。整座城墙略显残破,显然是和平日久,人心思稳之下并未多加修缮。
  
      唯一引起高峰注意的是护城河。前世高峰曾听同学说起过,它开挖城于战国时期,是国内保存最为完整的方形城河之一。
  
      临近观看,果然保存完好。河面宽逾三丈,河水清沏见底,环城而过尤如一条玉带缠绕,环衔相扣,显得十分美丽。
  
      高峰无心观赏风景,与李奇坤并步入城。
  
      守城一名小吏,似与李奇坤认识,双方点头示意后便即放行,并无拦截验证,高峰衣着鲜明,且与之并行,同样畅行无阻。看来权、贵、富在任何时代都享有一定的特权!
  
      进入城中,一条笔直的大道穿街而过,沿道两侧,房舍林立,人来人往,又是一番热闹景象。
  
      县城与乡下又自不同。已是半下午,如邵集那般,乡下已临近罢市,就是小摊小贩也大都开始收拾货物准备回家,然而,此时县城里的人潮依旧汹涌,不见丝毫冷清地迹象。
  
      各种售卖正在进行,吆喝声、讨价声不断,人流往来,或行迹匆匆、或驻足观看,不一而足,从此一角可见大宋朝的经济繁荣到了什么程度,这还只是一座小小的县城,真不知道如东京汴梁、南京应天府会是什么景致。
  
      前身因家穷,没有来过县城,就算带有前世的记忆,见过一些大都市,高峰也被这里的情景深深地吸引住。
  
      读万卷书,不如行千里路,很多东西亲眼见到比凭空想像来得更为直接,撇开隐藏的一些阴暗面和历史的情结,这种场面才是高峰最想要的生活。
  
      人们安逸、生活简单,生活中最多的就是平淡。“既安生与死,不苦形与神”,没有高大上地追求就没有更多地烦恼,就是偶有不快也改变不了生活的主调。
  
      县爷召见定于晚上,高峰与李奇坤时间充裕得很,因此都不急着赶路,他们一边欣赏街道风景,一边交流心得,显得惬意非常。
  
      一路走来,一家家店铺从眼前闪过。布店、粮店、珠宝店、杂货店、文房四宝店等等皆有,店内更是物品齐全,琳琅满目,令人暇不应接。
  
      不过,物品再多再好,高峰和李奇坤也没有进店的**,又不是女人,不具有那种逛街的天赋,从路边瞄一眼就行了,进去细看倒没有必要。
  
      再往前,右前方有一座大的园林区,四周围墙高栏,厅台楼阁隐现。李奇坤介shao说,这是“凤鸣园”,传说当年凤凰就落于此地,而晚上的中秋赏月活动也安排在这里进行。
  
      行近园区门口,果见门口左侧一块巨石上书“凤鸣园”三个大字。
  
      因活动时间还早,园区还未开放,高峰与李奇坤更没有进去的想法,俩人直接从门口穿过。
  
      ~亲,你可以在网上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