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46章 事件发展

第46章 事件发展

    看到这里,高峰总算明白了。
  
      村民聚在这里是为了生计,只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原本东家临走前答**g的事情可能要变卦了,原因不言而喻,就是庄园一直卖不出去。
  
      庄园无法出手,董家留下的管家等人自然着急,他们由此想到了一个牺牲佃户利益来完成使命的方法,只是这件事恰好被揭穿了。
  
      双方纠纷的起因就在这里,至于随即发生地宋二蛋的煽动事件,倒出乎了高峰的预料。
  
      一般的纠纷在高峰看来实属正常。双方各自站在各自的立场考虑问题,没有矛盾才是怪事,所以他没有偏袒哪一方的想法。解决问题的方法也很简单,只要把庄园买下来,有了新东家,矛盾自然迎刃而解,当然这必须是在他对庄园满意的条件下。
  
      然而,因为宋二蛋的煽动,情况发生了转变,性质又有了不同,高峰不敢轻易地下决判了。
  
      事情的复杂性超出了想像,在没有绝对把握之前,高峰不想暴露自己,他在默默地观察,企图从中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宋二蛋,此人是谁?是正义者?阴谋家?还是愤青?
  
      翻遍历史,高峰没有找到这人的身影轨迹,他了解宋朝最有名的宋姓人物叫宋江,二者的年纪又不相符,难道这只是一个偶然?
  
      此人胆大、心细、条理清晰,很会观察形势和利用形势,从表面上看,他有一定的号召力,就是民众的这次聚集应该也是他的手笔。
  
      不过,仅从这些上面还无法做出判断,至少到目前为止看不出他的用心和目的。
  
      此人要么隐藏的很深,要么只是一时的脑出血,无论怎么着,此人都不能等闲视之。
  
      自古以来,那些善良的无知人们都是被利用的对像。他们或许生活际遇的艰难,甚至达到了生死由命的程度,但并不会想着去反抗,真正站出来反抗的都是那些打着所谓正义旗号的权术之士,用悲催的人们作为炮灰,为自己的成就奠基。
  
      一代功成万枯朽,无数贫贱人的鲜血拥起的只有少数人荣华富贵,大多数人最终还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宋二蛋当然还远达不到如此高度,但这是一个苗头,既让高峰看出了其中的可能含有一些隐密,又让高峰看到了这个时代的人们生活已经十分窘迫,地主和贫民之间的矛盾愈加突出,也许只需要一个小小的火花,熊熊烈火就会烧亮整个大宋朝的天空。
  
      双方的交锋还在进行,高峰抛开那些想法,又关注了起来。
  
      面对群众的激奋奋呼,最紧张的就是刘管家了,他没想到事情会弄到这种程度。
  
      不让他管这件事倒是好事,他或许还会为之高兴,毕竟他早就烦透了,换人替代还巴不得呢。
  
      只是作为一个理智的人,最重要的是处理好当下,刘管事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发生点事故。
  
      佃户们居然聚众闹事,无论事实是真是假,只要传扬出去,最直接地影响就是房产的出售。
  
      谁会在一群乱民居住的地方买房产,无论以后雇不雇佣他们,都不可取,那是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开玩笑的做法。
  
      退一万步讲,就是有人敢在这里买房产,价位上也会大受打压,更不要说完成东家的交待,为佃户的事情添加附加条件了。
  
      还有一个影响就是东家的名声受到拖累。
  
      东家坚定地附加保障佃户的条件,有情感不弃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获取名声。
  
      钱对这些大户人家来说,虽然是他们的立身之本,不可或缺,但相对名声来说,已显得不那么重要了,这也是很多大户宁愿捐钱、救济,当善人,也不愿意守着万贯家财终老一生。买名声只是一方面,求个心安才是关键。
  
      当然,许多典故中也提到一些为富不仁之人,不过,那种人并不多,而且所谓的为富不仁也得视情而定,否则,一个家被败光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这种人不叫善人,而应该叫傻子。
  
      董家家主费了老大劲获得了一些名声,虽然已经搬走,却也不敢自寻污点。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说法还是有道理的,人到哪里,消息自然也会跟随而至。
  
      基于这两点,刘管家就不敢大意处置这件事,这一刻他的头上都冒出了豆大的汗珠。
  
      刘管家不停地挥手让众人安静,只是他的嗓子都扯破了,也没有一个人听他的,看来他的威望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无奈间,刘管家厚着脸皮转身说道:“宋二蛋,你让大家安静下来,我有话说。”
  
      一直冷眼旁观的宋二蛋,倒也没有矫揉造作,甚至没有一丝不情愿的表情。他往前一站,很自然地一摆手,顺势往空中一压,高声喊道:“乡亲们,请静一静。”
  
      效果出奇地好,此时的宋二蛋就像一名出地指挥家,下面的乐队再繁杂,他也能把大家拢在一块,并随着自己地节拍进行。
  
      喧嚣的局面在宋二蛋的指引下渐渐安静下来,众人的注意力都盯在台上,就是高峰和李奇坤也不例外。
  
      宋二蛋给刘管家让开了身子,自己却躲在他的身后,其神态自然,毫不做作,似显光明磊落。
  
      只是,别人没注意到他的异常,高峰却注意到了,他嘴角微翘的一丝抽搐,似在表达一种大度和讥讽:看你能说出什么好话来。
  
      如在火炉上炙烤的刘管家,早就失去了之前的霸道神态和语气,他上前一步道:“乡亲们,我知道你们对我不满意,实际上我对自己也不满意,但是为了东家的事情,我必须这么做,这一点希望你们理解,大家不是换掉我吗?没问题,回头我就给东家写信,让东家另派人过来,这样行了?”
  
      先行劝慰一番,看效果不错,刘管家接着说道:“不过,事情总有个过程,就是东家派人来也需要时间,而在这之前还是由我说了算,包括马上就要进行的房产买卖谈判,当然,请大家放心,这次谈判还是秉承着东家的意愿进行,绝不会让大家吃亏。”
  
      “又有人买房产吗?希望能够谈成,这样大家就有地种了。”刘管家的一番话立马引来了众人的小声议论。虽然类似情况大都以失望告终,但买卖上门还是带来了一丝希望。换句话说,有总好过没有。
  
      听完刘管家的和一席话,高峰不由得暗暗为他点赞。不愧是老江湖,以退为进做的十分到位,把一群目不识丁的农民忽悠得不知道东西南北,甚至摸不着头脑,看来单纯善良的人们还是斗不过狡猾地老狐狸。
  
      ~亲,你可以在网上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