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38章 酒场人生

第38章 酒场人生

    与李奇坤再聊数语,高峰总算明白宋时的酒之所以度数低,是因为它们纯粹是酿的。
  
      酒本来就是酿的,有何疑义?实则不然。
  
      宋时的酿酒业从唐朝发展而来,一般选择粮食酿造,为了促进粮食的发酵,酿酒需要酒曲,这个酒曲控制在官方手中,因此酒家需要先从官方那里购得酒曲,然后才能酿酒。
  
      酿酒说白了就是通过酶酒曲,使得粮食中的糖类淀粉发酵转化为乙醇酒精,在这个过程,伴随着产生大量的水份,水份比酒精的浓度多的多,因此这种酒的度数就显得很低。
  
      改变酒的度数古人不会,高峰却能信手拈来,他知道酒精的沸点低,也就70度左右,而水却是100度,只要加热通过蒸馏的方式就可以提高其浓度,从而生产出高度酒来。
  
      有了这种想法,高峰对李奇坤的嘲弄没有在意,而是说道:“李兄,我看你的酒不少,能不能送些给小弟。”
  
      这是张口要酒了,如此厚脸皮的说出来,就是李奇坤不乐意,也不会拒绝了,何况他根本没往这方面想。
  
      “行,兄弟想喝酒,为兄就送你十坛,如何?”李奇坤毫不犹豫地答**g下来,甚至连数量都说了出来。
  
      “十坛有点少,能送二十坛吗?”厚脸皮总是占便宜,什么话都敢说。
  
      当然,高峰如此向李奇坤要酒是有道理的。他自己酿肯定来不及,就是向官方买酒曲都没那么容易,其中的手续复杂的很,何况酿造本身还需要较长的时间,还不如从李奇坤这里拿方便,他可是计划在中秋节时推出新酒的。
  
      再者说,他要酒可不是为了喝,而是进行加工,酒中的水份较多,把它们蒸馏到六十度也要缩水六七成,如此算下来,十坛顶多加工出三四坛高度酒来,数量实在太少了。
  
      “这—,不是为兄不送,而是花香袭人总共也不到二十坛,再想要只能是其它酒了。”李奇坤为难的说道。
  
      高峰主动要这么一次东西,他都无法满足,这个兄长当在实在失败。
  
      “没关系,其它酒也行。”高峰倒不挑剔,随意得说道。
  
      “那好,就送兄弟十坛花香袭人和二十坛桂花醇。”李奇坤果然大方,一出手三十坛酒就没了。
  
      对于此,高峰并不买帐,只在肚里说,等你喝过我的酒,也许会愿意把所有的酒都送给我。
  
      谈完酒,俩人觥筹交错,喝得不亦乐乎,就算酒的度数低,喝多了也会醉人,如今俩人都有了酒意。
  
      “兄弟,你说,你的人生目标是什么?”李奇坤借着酒意问道。
  
      “活着。”高峰毫不迟疑地回答道。
  
      活着?这个回答令李奇坤很意外,也很不解。还以为高峰会说挣钱、买房子、娶娇妻、甚至当官等等呢,就是想做个诗人也不为过,可他偏偏做最原始的选择。谁不是为了活着而活着?只要有口饭吃就可以活着,活着的意义太简单了,这个答案没意思,简直是应付。
  
      看李奇坤愣神,知道他并不理解自己,于是高峰反问道:“李兄,你有家财万贯不错,可若有外敌入侵,国将不国,你将如何自处?”
  
      “我本有心说散尽家财,上阵杀敌,可这把年纪了估计也没什么用处,还是不说空话了,再者说,不有国家在那里吗?哪用着我们?”李奇坤摇头道。
  
      “若敌人打到了你家门口呢?”高峰接着问道。
  
      “……”
  
      “我再问你,若官府**,民不聊生,你又将如何?”高峰又问道。
  
      “自当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只是个人力薄,可能无力回天。”李奇坤再次摇头道。
  
      “若官府欺压到你头上呢?”
  
      “……”
  
      “若有人打家劫舍、劫富济贫、造反叛乱,你将如何?”高峰不依不饶地问道。
  
      “自有官府来管,用不着我们,不过,他们造反也许是被逼的,只能表示同情,但不支持。”李奇坤答道。
  
      “若打到你家来了呢?”高峰继xu追问道。
  
      “……”
  
      李奇坤的每一个回答都是虎头蛇尾,看来他的雄心壮志早就被岁月磨掉了,不过,这倒符合他的身份、地位,谁愿意到老来还去干那些出力不讨好的事情,更何况他不差钱。
  
      然而理想与现实并不相符,高峰知道,几年后就会在国内发生方腊和宋江的举义,随后还有金国的南侵,就是现在天下也不太平。
  
      国内皇帝昏庸、奸臣当道,西南处于无zf主义状态,国外与西夏和大辽国的纷争不断,还有沿海的倭人袭扰,高丽人的背叛,这等等一切,只要是个明眼人就能看明白,也会懂得取舍。
  
      然而,时下的宋人早就被安逸的生活所麻痹,他们宁愿自己骗自己,生活在一种醉生梦死的童话里,也不想面对现实。
  
      对于这一切,高峰还有什么好说的,他所谓的活着,既关乎自己的命运,也关乎宋朝所有人的命运,只是还不能被人理解罢了。
  
      当然,在时机未成熟时,他也不想泄漏天机,就是泄漏出来,也只是做为笑料,而不会有人相信,如此,还不如独自默默地做准备。
  
      “兄弟,你所说的活着难道与这些问题有关?”高峰问了那么多问题,虽然回答的不如人意,但李奇坤还是有所觉察,若它们相连在一起,那活着的意义就大了。
  
      高峰没有回答,他点了点头,然后又笑着摇了摇头。这种模棱两可的做法让李奇坤摸不着头脑。
  
      高峰实则没有弄玄的,他点头表示你说的对,摇头想说这种问题多说无益,不如直面当下。
  
      “来,李兄,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有些事没必要考虑,我们干一杯。”看李奇坤考虑,高峰怕他多想,便举杯敬道。
  
      “对,人生得意须尽欢,干杯。”李奇坤爽快地拿起酒杯喝了起来。
  
      这一场酒喝下来,直喝到日头西落,夕阳近昏,俩人都有不少醉意。
  
      看天不早,李奇坤尽li挽留高峰住上一晚,高峰怕家人担心,因此极力要走,李奇坤只得放行,好在有胡宝在,可以用板车拖他回去,倒省心不少。
  
      临行,李奇坤答**g,明天一早就派人送酒过去,倒不用高峰再跑一趟了。
  
      ~亲,你可以在网上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