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24章 家庭会议

第24章 家庭会议

    为了活着已迈出了坚实的第一步,下一步的目标就是更好的活着了,对此高峰已胸有成竹,有了计划。
  
      父子俩人回到家中,高峰向老父亲建议,应把高家人马招集起来开个家庭会议,高有才不明白高峰的用意,却知道他的见识远强于自己,因此没作反对。
  
      高峰召开家庭会议的建议并不是无的放矢。下一步要发展,必须要有人手,在财力有限的情况下,只能先集中高家的人力去筹建一个班底,有了一个信的过的班底,再招人进来他将少操很多心。
  
      之所以选择用高家人马做班底,高峰也是出于亲情考虑。自己人都不用,传出去也不好听。俗话说,兄弟齐心,其利断金,若高家弟兄真能团结一致,高峰有信心带领大家都富起来。
  
      当然,除高海夫妇外,对高家的其他成员高峰暂时还信不过,中间难免有人会出来捣乱,对于这种人,高峰也不会姑息养奸,该扫地出门的就扫地出门。
  
      他召开家庭会议的目的也是给大家一个机会,让大家做出选择,同时还要明确一些事项。
  
      这么一大家子,都是至亲的人,中间出了差子谁的面子都不好kan,若不事先把话说明,肯定会有人打擦边球,事情小点还可以忍受,若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那影响就大了,所以高峰还是坚定一个信念:丑话说在前头,恶人做在后面。
  
      当然,前期的一些事情还不至于那么严重,都是些体力活,技术的关键由他和高海、高有才把关,问题还暴露不出来,他让大家提前参与进来的目的,就是想通过做这些事情来观察人,只有把人摸清摸透,才可以任人唯能。
  
      乡村人文化素质不高,见识浅薄,虽然大多善良纯朴,但固执而认死理的也大有人在,若按后世公司的那一套标准来要求,初期肯定是行不通的。
  
      为此,高峰与高有才合计了一下,俩人做了分工,决定一个在唱白脸,一个唱红脸。
  
      晚饭过后,在高峰的盛情邀请下,高有贤一大家子陆续来到了高峰家中,就连小高阳也到场了。
  
      高峰早有准备,在当门,桌椅板凳放好,没有茶,用碗倒上白开水,就是花生也炒熟了放在桌上,俨然一个家庭小聚会。
  
      招呼众人坐下,唠了几句嗑,高有才便开门见山的对高有贤说道:“大哥,把大家请来,小弟是有事让大家帮忙。”
  
      高有才虽然嘴笨,让他唱白脸还是能做好的。
  
      “老二,说的什么话,都是自家人,有话就直接说,何必搞这么一出?”高有贤对二弟如此隆重的把大家请来感到非常满意,毕竟一大家子平时凑这么齐也不容易,作为老人就喜欢这种儿女们闹哄哄地场景,可他说话也没有客气,亲兄弟之间何必遮遮掩掩的,痛快点不是更好吗?
  
      “是,大哥说的是,那我就有话直说了。”高有才说道。
  
      “叔,有什么难处你就说,我们大忙帮不了,小忙还是能帮上的。”高海不明就里,出言安慰道,只是他是个实在人,说话也实实在在,根本就没考虑到这都是高峰事先安排好的。
  
      “我想让大伙都来帮我做家具,大哥,你看这事怎样?”高有才拘谨地说道。
  
      “什么?都来做家具?”高有才的话一出口,不光高有贤不敢置信,就是其他人也心存疑惑。
  
      “是的,都来帮忙。”高有才再次强调了一遍,告诉大家没有听错。
  
      “老二,你不是在开玩笑,这怎么可能?不说地里还有活要干,就是做家具也不是谁都可以干的,再者说,你有那么多活要干吗?你要实在缺人,高海会木匠,他可以来,其他人不行。”高有贤首先跳出来反对。
  
      “是呀叔,你咋想的,除了高海没有人会木匠,你让大家过来干什么?总不能来吃闲饭?”
  
      “我在家还要带孩子,根本没时间帮忙,再者说,我一个妇道人家能做什么?”
  
      ……
  
      高有才的话一出口,就如扔下个重型炸弹,在高有贤第一个反对之后,众人立马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有劝阻地,有借故不能来的,除了高海夫妇,反正都不同意高有才的说法。
  
      被众人一说,高有才没话讲了,大家说的同他想的本来就一样,他又有什么理由劝大家呢?
  
      无奈间,高有才只好把眼光瞧向了高峰,主意是你出的,怎么收场只能你来了。
  
      高峰看大家议论起来个没完,也没有出声打断众人,他拿出一只布袋,往桌上一倒,“哗啦”,十几吊钱倒了出来。
  
      吵闹不停的众人被高峰举动震住了,都停下了说话,吃惊地望着他,猜不透他拿出这么多钱来是何意。
  
      看大家安静下来,高峰冲众人笑了笑说道:“大伯,刚才我爹没说清楚,实际上他想说,是花钱请大家来帮忙,当然,这个钱不能算工钱,只能算误工费,也就是说,因为帮忙耽误了地里的庄稼,那怎么办?就从这个钱里补。”
  
      “混小子,怎么说话呢?自家人干点活算什么,还拿钱出来,你钱多是吗?真要钱多就给我点花,我不嫌钱多。都说多少遍了,不是不来帮忙,是干不来这事,这话你听不懂吗?哼!”高有贤还停留在之前对高峰的看法上,一出口就气势汹汹,很有教xun下一代的长辈派头。
  
      “大哥,你听峰儿把话说完。”高有才虽然也不知道高峰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他对高峰有了莫名的信任,想来高峰这么做,应该有他的道理,因此便出言劝阻起高有贤来。
  
      “哼!这个家早晚得被他给败完。”高有贤怪异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见他企盼地望着自己,无奈之下只得扔下一句话便不再吭声。
  
      看大家再次陷入沉默,高峰继xu说道:“大伯说的有道理,大家不会做来干什么?还有弟妹要带孩子,抽不出身来也是事实,可这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我们高家人要齐心,有困难大家一起上,有福也要一起享,是不是这个道理?”
  
      高峰的话犹如一颗小石头扔进了湖水里,虽然没有惊起多少波澜,却也让众人有所触动。
  
      不过,大伙还是没弄明白他到底想说啥,既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也没有人插话,都不解地望着他,看他下面能说出什么来。
  
      ~亲,你可以在网上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