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工程师 > 第4章 二老苏醒

第4章 二老苏醒

    紫檀木又叫青龙木,是红木中最高级的材料,它属于热带植物,需数百年方可成材,其木质细密,甚为硬重,入水即沉。
  
      紫檀木的价值与黄花梨相似,都是极奇珍贵的木材。它的木纹不明显,制作的家具经打蜡磨光后不需要漆油,表面就呈现出缎子般的光泽,因此深受人们地喜爱。
  
      东汉时就有人用紫檀木制作家具,到明朝时紫檀木甚至受到了皇家的青睐,因而大肆采购,使其价格高涨,甚至有一寸木一寸金的说法。
  
      大宋紫檀木的价格虽然也不低,却远没有像明朝时那样恐怖,因没有普及开来,人们对它的重视程度要低的多,不过,它仍然是难得的奢侈品,一些有钱人对它还是追捧的。
  
      高峰在后世的家具厂做过工,关于紫檀木的知识更是耳熟能详,其实把两张椅子卖掉,他很是舍不得,但为了发展大计,还是得走上这一步。
  
      卖椅子可以,只是在这周边敢买他东西的人还没有几个,谁不知道他是个无赖,弄不好会得不偿失得。
  
      当然了,这种贵重物品也不是那些小门小户能买的起的,大户人家能买的起,可高峰又进不去,想卖也找不到买主。
  
      最主要的是这椅子是给张家的做的,谁不怕张家,敢买这种脏物,不要命了才是,因此,留给高峰的只有最后一条路了,那就是当铺。
  
      当铺是高峰最不想去的地方,那个地方太黑,再好的东西都被当成破烂,只有实在没有办法时才去那里。
  
      谷三的上门正好随了高峰的意,如果把椅子卖给肖大牙,价格肯定比当铺高的多,因此高峰才把主意打在他的身上。
  
      对于当下的行情,高峰也吃不准,至于二十吊钱的要价也是从材料上估算出来的,毕竟高有才的手艺不错,经他加工过的东西定然会升值。
  
      谷三似乎对紫檀木也有了解,甚至对时下的价格也懂一些,一听到高峰要用二十吊的价格卖椅子,立马答**g下来。
  
      看谷三高兴的离去,高峰明白这个要价还算合理,否则就是谷三都不会同意,更不要想做成这笔生意了。
  
      生意有了门眉目,高峰却兴奋不起来,他开始暗暗祈祷,但愿张家看中的不是紫檀木本身,而是一种高档的享受,那样事情就好办了。
  
      卖椅子高峰还是冒着很大风险的,但也不是无的放矢,从点滴之中他能看出张家虽然很重视这批家具,却远没有达到那种痴迷的程度,否则也不会放心的把它放在高家任其做工了。
  
      张家的重视应该无怪乎两方面:一个是家中急需这批家具,另一个是紫檀木价格不菲,可以彰显门庭,至于紫檀木本身的价值也许并不是他们考虑的范围。
  
      如果是这样,高峰就可以放手去干了,因为他完全能拿出让张家彰显门庭的东西来。
  
      无论张家什么想法,高峰已没有了退路,他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好在还有十来天的缓冲时间,幸许在张家发现问题之前,他已经做好了准备。
  
      谷三的办事效率倒挺高,肖大牙很快就派了个懂行的人来验收,并顺便把椅子拉走。
  
      查验无碍,银货两讫,生意顺利地成交了,肖大牙甚至还大方地免去了高峰的赌债。
  
      高峰明白,肖大牙绝对不是真大方,因为他号准了高峰的脉,给你再多的钱也是奉献到他的赌场上,何不假装大方一下。
  
      高峰拿着四十吊钱和收回的欠条,心里算是落下了一块石头,解决掉一个麻烦顺带挣了一些本钱,穿越后的第一步已经迈出去了,至于后面的事情就听天由命。
  
      天还早,高峰决定去集市上转转,他要采购些物品来实施计划,有些物品好买,有些却需要定做,个别的甚至还买不到,到时只能找替代品了。
  
      如今看来,时间应该是最宝贵的了,不争分夺秒的话,十天以后还真有可能交不了差。
  
      不过,刚想出门的高峰却听到屋内传出动静,应该是两位老人苏醒了,他急忙冲进屋内。
  
      无论怎么说,占用了那人的身体,他的父母就是自己的父母了,何况孑然一身来到这个世上,有两个亲人也不错。
  
      高峰的骤然出现,两位老人全都愕然地盯着他,就像看到怪物一样,特别是老伴高氏,她使劲地揉了揉眼睛,似乎怀疑在做梦。
  
      老人们的神情古怪,高峰大概猜出了原因,刚遭过雷劈的人居然还能鲜活地站在面前,他们大概又被吓住了。
  
      就算是亲生儿子,无论是死而复生还是活见鬼,老人都无法相信看到的。
  
      “你,你是峰儿?”高有才哆嗦着嘴问道。
  
      高峰当然不会去吓老人,他赶紧温和地回应道:“我是你们的儿子,还好好的,您们醒了,身体感觉可好?”
  
      虽然对这个便宜爹心里头认可了,在称呼上高峰还是无法喊出一句“爹”和“娘”,估计要磨合一段时间才行。
  
      好在高峰的语气很温和,至少在高有才看来,不骂他为“老不死的”已是受宠若惊了。
  
      要说人穷命贱,被人尊敬了反倒不敢相信,就是亲生儿子改了性也不行,高有才就不相信这是真的,他疑惑地看着高峰,甚至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明明对方变成了乖孩子,他却感到了怪异,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直让他犯嘀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是那个峰儿吗?一道雷劈不但没事反而变好了,难道老天爷显灵了?
  
      愚昧的人们找不出合理的解释,唯有寄予老天的意思了,这样心下反倒安宁一些。
  
      “峰儿,没事就好,快过来让娘看看。”高氏可不会想那么多,看到儿子没事,震惊过后自然是欣喜若狂,拖着沉重的身体挣扎着要起来看高峰。
  
      高峰知道她身体弱,现在还不适宜行动,急忙上前扶住她,并劝慰道:“您刚醒过来,身体还弱,应该多躺会。”
  
      看着无恙的儿子,听着他舒心的话语,高氏泪流满面,禁不住哭出声来。
  
      曾几何,她是多么地辛酸、又有多么地唉叹,盼呀盼,别人家看似平淡温馨的一幕直到现在才被她盼来,她盼的好苦呀!
  
      老伴的哭声就像会传染一样,回过神来的高有才也跟着哭了起来。只要儿子回来了,又不是个混蛋,管他怎么回事。
  
      看到老人们伤情,高峰考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他们的身体也承受不住,便再次劝慰道:“这不是好好的吗?别再哭了,对身体不好。”
  
      “好!好!不哭,我们就听峰儿的话。”高有才最先反应过来,不但破渧为笑,还劝起了老伴。
  
      高氏也反应过来了,最后怕的事情没有发生,加上孩子比以前懂事了,还有比这更值得开心的吗?
  
      ~亲,你可以在网上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