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 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 德拉科的牺牲论

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 德拉科的牺牲论

    “哼……海尔波不是被麦克莱恩那家伙给重创了吗?而且看样子,他的伤势还严重到无法轻易恢复的程度,这才只能独自销声匿迹了这么久!而就当初他在伦敦为了‘制造’那具强得可怕的躯体而做的一切来看,他治疗自身伤势所需要的东西……”
  
      “……多半也同样是大量的‘死亡’了吧?”
  
      此时此刻,马尔福正在麻瓜街道上大步地往前走着。
  
      他一边走、一边微笑着对身后的恩斯等人说着自己的推测,并且在说到“死亡”一词时,甚至还冲着周围的路人随意地指了过去。
  
      说实在的,他正在表达的意思的确是再清楚不过了他想要用麻瓜的死亡将海尔波引诱出来!
  
      而眼下在马尔福的身后,包括恩斯在内三人的表情都很复杂亚历山大是一脸的难以置信和愤怒、潘西则始终望着对方的背影面带不安。
  
      至于恩斯,他大概算是三个人里头最镇定的了,乃至对于马尔福的某些观点似乎还存有一部分的认同。
  
      只是,就连同样认为玛卡时常畏首畏尾的恩斯,也对马尔福如今这具体的计划内容不敢苟同了。
  
      是的,非要说的话,或许还真就像是潘西之前现身时所说的第一句话一样马尔福这家伙,怕是憋得太久已经疯掉了!
  
      然而话虽如此,他们却也不得不承认,马尔福的推测还相当有可能是正确的。
  
      即使到目前为止,真正看到过海尔波所受伤势的,其实也就只有玛卡一人。可是按照马尔福的思路仔细一想,海尔波现今那具莫名强大的身躯,不本来就是用屠戮大量麻瓜和巫师才换来的吗?
  
      所以……若是单论马尔福的计划究竟是否可行的话,至少恩斯他们三个确实是无法反驳的。
  
      只不过,像这种藐视麻瓜生命的计划,从产生此类想法开始就已经是无比荒谬的了,不是吗?
  
      先不说亚历山大便是麻瓜出身,就连潘西这个纯血和像恩斯这样丝毫不关心他人感受的人,都有点儿受不了马尔福这种恶魔般的想法了。
  
      可要说现在最令人毛骨悚然的,却还是马尔福表面上那副平静自然的神态。他直到此刻都依旧思路清晰,显然完全明白自己在做什么,甚至都可以说,他无疑是经过了好一番深思熟虑之后才琢磨出来的这个计划。
  
      从跟着恩斯与亚历山大离开变革号直到现在即便是刚才潘西在亚历山大的掩护下,偷偷离开去找布洛瓦堡的巫师送信,马尔福都是知道的。
  
      因为在潘西回来以后他就直接挑明了,说是“将此事通知玛卡”也一样是在他计划的范围内的。
  
      而当潘西满目愕然地问马尔福为什么时,他竟然回答说,他很清楚自己不是海尔波的对手,即使对方应该仍处在重伤未愈的状态当中。
  
      “……哦,说起来……帕金森,你的魔法实力似乎要比以前强了不少吧?刚好,我之前其实还在想,光靠沃尔夫、塔翁和我三个人,说不定还没办法在短时间内制造出太大的伤亡呢!既然你也跟来了,那就也顺便帮一下忙吧!”
  
      就当三人各自怀着相类似的心情、默不作声地跟随前行之际,前面的马尔福冷不丁地停下脚步回过了身来,冲着潘西一本正经地说出了这番要求。
  
      “嘿!帕金森,你不是喜欢我的吗?事到如今,可别再闹什么别扭了,只要按我说的去做就行了!我知道,你会帮我的,是不是?”
  
      潘西大概是连该怎么去回答都不知道了,她一连张了几次嘴,可最终却都把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末了,她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抿着嘴唇保持了沉默。
  
      “为什么不说话?”马尔福见状,突然便蹙起眉道,“我的计划有问题吗?好好想想,麦克莱恩那家伙就是因为总是不够狠,才会变成现在这样的”
  
      “他被他那些所谓的‘朋友’束缚着、被他喜欢的女孩儿束缚着、甚至仿佛连每一个麻瓜都不愿牺牲。像他这样心慈手软的家伙,空有一身的力量,却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战胜冷血无情的海尔波?”
  
      “他越是犹豫不决、优柔寡断,越是不愿看到死亡、看到牺牲,最后死的人反而会越来越多!难道不是这样吗?”
  
      说到这里,马尔福不由嗤笑了一声,而后才两手一摊道:
  
      “而我就已经想清楚了对付海尔波那种穷凶极恶的黑巫师,就该不怕牺牲!只要能将他从这个世界上除去、只要能让灾难不再继续下去,包括你我在内,谁都可以成为胜利的牺牲品!我死了,马尔福家族就能保住;你死了,帕金森家族也会以你为荣……不是吗?”
  
      “所以,说吧!”蓦然间,马尔福看着他们三人,略抬着下巴满脸骄傲地道,“我不怕死,你们呢?”
  
      不知不觉间,正说得满腔自傲的马尔福和潘西等人都没有察觉到,这条麻瓜街道上的人似乎在随着前者的发言而变得越来越少。
  
      一直到马尔福那句“你们呢”悠然落定,原本尚还颇为热闹的大街上,猛然间便是一片死寂。
  
      人呢?都去哪儿了?
  
      他们当然不会是被马尔福的“激情演说”给吓跑了,因为就算他这番言论在麻瓜听来肯定是奇怪而又莫名其妙,那也不至于让不知情的麻瓜们就像是中了驱逐咒一般匆匆离去。
  
      那么,可能性似乎也就只有一个了有什么力量,在引导着这一幕悄然发生。
  
      “怎么……回事?”
  
      姑且先不论是不是什么魔法的缘故,这下连街上的噪杂都突然消失了,他们四人自然也不可能再注意不到了。
  
      此时率先开口的是恩斯,他没有再去理会一个人在那里自说自话的马尔福,而是朝着前后左右飞快地环视了一周。
  
      只可惜,除了那一间间直到刚才还在正常营业、这会儿却彻底空掉了的麻瓜店面以外,就只有这条空无一人的大街了。
  
      没有行人、没有车辆,什么都没有。
  
      而也就是在下一刻,一个幽幽的声音忽然自不知何处传了过来:
  
      “咳,听说……你们想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