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 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 回顾过去

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 回顾过去

    “格兰杰小姐……兴许在不久后,我也会无可避免地遭受袭击……如果你还有仙隐药剂,我建议你还是现在就用吧!要是迟了……可就来不及了。”
  
      在迷雾中发足奔跑之时、在那些飞行种随时都有可能再度来袭之际,这名傲罗却仍然尽职尽责地在为赫敏的安危而考虑。
  
      “格兰杰小姐,我大概也没时间多说其他的了……只想你能考虑清楚,就算只活下来一个,也比全都牺牲在这里要强很多?而麦克莱恩先生他……一定希望你能够”
  
      话尚未说完,一只漆黑如墨的利爪倏然掠过,将他、连带着没来得及说出口的几个单词一块儿拖入了那好似无穷无尽的黑暗当中。
  
      “谢谢……对不起。”
  
      玛卡一边跑着,一边在心中暗暗地叹了口气。
  
      那是金斯莱的同事和朋友,老实说,玛卡其实也很想救下他。只可惜,为了能确保戴尔菲和卢娜的生命,一切不必要的变数显然都将会是他在这次时空旅程当中所需要彻底杜绝的东西。
  
      这么一名优秀的傲罗精英的牺牲就发生在身边,玛卡却无法出手,只能眼睁睁看着悲伤的事实又再次成为了事实,这种感觉无疑非常糟糕。
  
      “你……说得对,我必须得活着,”赫敏明显也已经察觉到了那名傲罗的悄然逝去,她咬着牙持续地奔跑着,片刻之后才轻声道,“可是,我也许还希望能让更多的人也活下去,而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苟且求存!”
  
      说到这里,赫敏突然转过头,看着玛卡和另外一名仅剩的志愿者女巫道:
  
      “我想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的……不过我这里还有一个方案,也许能再给我们增添一些思考其他方法的时间!”
  
      “当然,格兰杰小姐!”那名女巫道,“我听不止一个人说过你很聪明了……接下来该怎么做,你只管说,我和麦伦都听着呢!”
  
      必须得说,在目前的状况下他们三个仍带着两名伤患逃跑,这其实并不是问题所在,因为漂浮咒使得伤者并不会拖累他们的奔跑速度。
  
      而问题其实在于,他们就算全力奔逃,也比不过灰雾的移动速度,更比不过那些在迷雾中虎视眈眈的飞行活尸。
  
      “我们得停下来,尽可能快地在那些藏身于黑暗中的怪物又一次袭击我们之前!”赫敏认真地道,“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你能相信我吗?”
  
      赫敏似乎还担心自己的说法无法说服另外两人,毕竟在如今这仿佛停下一步就会死的绝境之下,这很难让人相信会是一个好的主意。
  
      可是下一刻,两人却听得一直没怎么说话的玛卡……或者说是“麦伦”,答应得竟是异常地痛快。
  
      “我明白了!我不知道你具体要做什么,不过就这么办……三……二……”
  
      大概赫敏也没料到会是这个麦伦来确定停步的时机,因而在掏出魔文石板前,她还稍稍愣了一下。
  
      然而,玛卡心里又何尝不想多犹豫那么几下,以便让自己的伪装显得更加真实一些。
  
      只是……
  
      就在三人与他们所带着的两名伤者猛地停在原地,而赫敏也迅速地将石板放置启动后的下一秒,半球形的魔法屏障几乎就与那只万恶的利爪同时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嘭!”
  
      那一瞬间,整个屏障都颤动了一下,让人不禁头皮一阵发麻。
  
      “我觉得我可能得感谢你的信任与你的果断,”蹲在地上刚刚开启这套建议图阵的赫敏见状,也忍不住轻声道,“要是再迟一步,我们中恐怕就又得少一个人了。”
  
      “不,不用谢……又或者,起码等真正脱离这个险境之后再说这些吧!”
  
      玛卡摇着头,补救似的低声道:
  
      “我只是太紧张了,脑瓜子都转不动了,所以只能听你的……哦!”
  
      话音刚落,又一只利爪“砰”地一声再次掠过魔法屏障,而玛卡则干脆就顺势抱着脑袋蹲了下去,像是被吓到连话都不想说了。
  
      赫敏一见,在又朝那两名脸色铁青的伤者扫了一眼之后,不由得叹了口气。
  
      “没事的,我们相信你!我想大家也都是这么想的。”
  
      “谢谢。”
  
      那名女巫的话,使得赫敏重又得到了些许的鼓励两人之前一起去处理过那两个黑巫师家庭的问题,在路上聊了很多,似乎还交上了朋友。
  
      由于玛卡当时并没有选择跟去,所以其实并不清楚,可他还是能从两人的对话中听出来一些迹象。
  
      而不得不说,在此时此刻能有一个人给予支持,可能也是让赫敏一直坚持到最后的原因之一。
  
      “让我好好想想”
  
      赫敏冲着对方点了点头,而后复又蹙起眉,陷入了沉思当中。
  
      但是在那之后,黑暗中的飞行活尸又连续发动了两次攻击,魔法屏障也随之变得摇摇欲坠。
  
      这毕竟只是用来争取时间的简易魔文图阵,在如此强度的一次次进攻下,是根本防不住多久的。
  
      “果然……还是不行吗?”
  
      “嘭!”“喀嚓”
  
      蓦然间,那夹杂在重击声中的一记裂响,令所有人的心脏同时一颤。
  
      “注意,它可能就要撑不住了……一会儿我说‘跑’,我们就立马带着伤患往前跑!都明白吗?”
  
      赫敏低声提醒了一句,那个女巫倒是很快就应了一声,可“麦伦”却依然埋着头没有做出反应。
  
      顿时,赫敏不得不伸手去碰了碰对方。
  
      “什、什么?”
  
      “打起精神!没到最后一刻……请不要放弃!”
  
      ……
  
      然则,赫敏最终还是在魔法护罩碎裂的那一刻,将仅剩的仙隐药剂送给了那名女巫。这不是因为她和对方已经是朋友了,而是因为,对方明显要比这个“麦伦”有着更多的逃生希望。
  
      至于赫敏自己……
  
      “呼神护卫!”
  
      “障碍重重”
  
      玛卡趴倒在路面上,望着不远处迷雾中闪过几道魔咒的光辉。他知道,赫敏就是在这时受了重伤的,但是他却只能伏在地上静静地看着。
  
      哪怕知道赫敏不会死,可看着她经受痛苦、显见也不会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一直到,赫敏艰难地唤出那声“邓布利多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