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破碎的沙漏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破碎的沙漏

“……我必须得说,事到如今,我也不知道怎样才是正确的选择了。可我想告诉你们的却是,我会尽可能地尊重你们所作出的每一个选择。”
  
  “包括我自己在内,我觉得每一个人都应该按照自己所希望的方式去行动、去生活。不论是痛苦、还是幸福,从头到尾去经历那一切的都会是我们自己,因为那本来就是我们自己的未来。”
  
  “所以至少我认为,我们应该尊重他人的选择,并且更应该对我们自己的选择,好好地负起责任来。”
  
  病房中,玛卡站在卢娜的病床边,冲着聚集在房间里的小伙伴们说出了这些话。
  
  说实话,这的确都是他的肺腑之言,是卢娜、赫敏、维莉等等,身边每一个人当他逐渐明白的一个道理。
  
  即使这个道理连他自己都还没有完全明白,甚至说不定根本就是错误的。不过正如他所说的那样,这其实也是他面对一个个选项所作出的选择。
  
  而他,会为自己的选择,背负起属于他的责任。
  
  说到这里,玛卡顿了顿,随即便又转而道:
  
  “因此,从今天开始我将不会再干预你们的选择……包括哈利,我想你一定希望自己做点什么;也包括赫敏,我不会否定你经受痛苦所领悟到的所有。我只是希望,大家要尽可能地去慎重地思考,不要让我们所不想看到的事情发生。”
  
  “我知道了,”哈利听到玛卡点名自己,顿时点了点头,“我会再好好考虑一下的。”
  
  而在另一边,赫敏在朝着病床上的卢娜看了一眼后,也跟着微微颔首道:
  
  “嗯,我也是。”
  
  紧随其后的,小伙伴们一个个地纷纷表示明白,甚至哈利和金妮两个人还当场就陷入了沉思。
  
  玛卡见状,忽然一挥手,跟着便道:
  
  “那么,我也该去做我眼下最应该做的事情了……不管大家接下来要做什么,都请记住,千万小心!”
  
  关于外面的情况,赫敏和潘西之前见证的一切都能作为一份参考。
  
  玛卡相信,就算有像是哈利那样的仍想要出去,也一定会认真地找她们两人问清楚此刻的伦敦到底危险到了怎样一个程度。
  
  这里没有一个是蠢到无可救药的,在了解清楚情况以后,肯定谁都会等好好地衡量一番以后再做决定。
  
  玛卡没有再说话,只见他紧紧地握了握卢娜那苍白的小手,在心里轻轻地说道:
  
  “我先离开一下……你就在这里静静地等着,我很快就会再回来的。”
  
  ……
  
  一直放在身边的时间转换器消失了,这对记性向来很好的玛卡而言,无疑是一件非常令人在意的事情。
  
  虽然他的确很少有机会去整理自己的东西,腰间那几个大量叠加了无痕伸展咒的皮制腰包里也早已经堆放了许多的物品。可东西就算再多,它们反正也都在里头扔着,又会跑去哪里呢?
  
  然而,他却偏偏找不到问题究竟出在了哪里。
  
  当然,现在显然不是去思考这些所谓疑点的时候,因为他需要考虑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不多久,玛卡便和病房里的一众伙伴暂时告别,匆匆地离开了圣芒戈魔法病院——虽说海尔波算是被他逼退了,可他在离开那里前还是非常小心地留下了很多保护措施。
  
  要知道,目前的圣芒戈在作为一家魔法医院前,它更是伦敦市区唯二的巫师避难点之一。那里不止是有赫敏和哈利等人,还有更多前去寻求暂时庇护的避难者们,不是吗?
  
  “喀嚓。”
  
  片刻之后,随着布莱克老宅大门的一声轻响,门扉被人从外面缓缓打开。
  
  紧跟着,玛卡的身影便立刻从门外走了进来。
  
  这前厅里的模样,在他当初的一番清理整修过后就一直没什么变化,还是那么地整洁而又亮堂。
  
  在进来以后,玛卡起初并没有停下前行的步伐。可在听到一阵急急忙忙的脚步声后,他还是在这里稍稍停顿了一下。
  
  “哦……尊敬的麦克莱恩先生,欢迎您回来……老克利切在这里向您请安。”
  
  如今的克利切看起来更显老态了,走起路来好像也比以前更加吃力。可在见到玛卡以后,他却仍是和过去一样深深地弯下了腰,把头低得鼻尖都碰到了地毯上去。
  
  “好了,我这次只是临时有事,过来取点东西。你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吧,不用理会我,我一会儿就走。”
  
  “噢,老克利切知道了,老克利切这就回厨房去擦拭污垢——”
  
  “哦,麦克莱恩先生不会留下来,这是一件多么可惜的事情呀!没有他在,女主人的家里就只剩下了可怜的老克利切、以及几个没教养的蠢货……而他们居然还有脸天天赖在家里不走……”
  
  后面那些话,显然是克利切又在自言自语地抱怨了。
  
  事实上,自从先前住在老宅这边的人数越来越多,家里也越来越热闹之后,克利切的这个毛病已经渐渐有所改善了。只可惜,在那以后这里的人又不断地减少,以至于他这瞎嘀咕的毛病似乎又开始严重起来了。
  
  玛卡摇了摇头,眼下也没空去顾及那孤独的克利切,就见他没去会客室打扰在里头和情报奋斗的蒙顿格斯,扭头便往楼梯走去。
  
  时间转换器,绝对是一种极为重要的魔法物品。当时玛卡去魔法部神秘事务司的时候,一下子就给顺走了五个。
  
  这五个时间转换器,他除了将其中一个一直留在身边以外,其余的都被他藏到了一些相对安全的地方。
  
  而那位于布莱克老宅楼上的那间书房,他在这里也算住了很长一段时间,所以其中一个就被他留在了这里。
  
  在进到房间里后,玛卡只是随意地扫了一眼——原本在这里堆放成山的书籍和资料文件都带走了,书房里自然就显得有些空荡荡的,实在是没什么好瞧了的。
  
  不过没了那么多碍眼的东西,原本就在这里的一些家具和布置倒是一下子变得醒目了很多,一眼望去就能看清楚房间里的陈设。
  
  他仅仅是在门口顿了顿,随即便径直往那放置在书房一角的老式落地座钟走去。
  
  关于时间的东西,当然就藏在代表时间的地方。
  
  这台落地钟看起来已然饱经风霜,可魔法的维护却使它始终走在最准确的点上,钟摆的每一次摆动,都能让人从中感受到时间的宝贵与沉重。
  
  将时间转换器藏在这里,即使有能够感知魔力、体会规则的巫师来走上一遭,也未必能从中察觉到什么异样。
  
  可是,当玛卡打开上方表盘的水晶盖伸手一摸,他的脸色却随之一变。
  
  难道说,放在这儿的时间转换器也没了吗?
  
  不,它在倒是还在,只不过……
  
  玛卡没有再用手去拿,而是略略抬手一挥,遂即他便看到一条纤细而又精致的金链子、几个带细轴的金环,以及一个被摔成了碎片的小小沙漏陆续从里头漂浮而出。
  
  当然,随着这些“零部件”一块儿出来的,还有一蓬细腻的黑沙。
  
  原本时间转换器的沙漏内装着的是金色的沙子,它们带有天然的时间规则特性,转换器也正是基于这种珍贵的天然规则物质所制作出来的。
  
  可现在,它们却已经彻底失效了。
  
  “克利切——”
  
  玛卡盯着那损坏得不成样子的时间转换器,蓦地开口高喊了一声。
  
  时间转换器一再地出现意外,从一个的丢失到这一个的损毁……要再说这是意外,那绝对是说不过去的。
  
  究竟是谁?是谁在和他过不去?这……难不成又是海尔波干的“好事”吗?
  
  说实话,无论从哪个角度去考虑,玛卡都不能否定这个可能性。因为他很清楚,海尔波作为一名古巫师,对规则的“敬”与“畏”绝对比他还要深得多。
  
  在经历过那次打破绝境的体验之后,玛卡其实也已经不怎么敢碰时间转换器这种微妙的东西了。如果这回不是事关卢娜的生命,恐怕,他这辈子都不会再去考虑又一次挑战时间规则的严苛与无情。
  
  如此,更别说对规则符文有着深刻了解的海尔波了。
  
  这么一想,在不希望玛卡使用时间转换器的同时、自己又决计不敢妄图使用,海尔波的选择就只剩下了将这些玩意儿都毁掉。
  
  嗯,或许会给自己留一个也说不定?
  
  玛卡不知道,他只知道,事情正在随着他一步步往下走而变得越来越不妙——要是时间转换器一个都没有了,那他该怎么办?躺在病床上正渐趋冰冷的卢娜又该怎么办?
  
  不,他真的不敢去想。
  
  “克利切!”
  
  玛卡猛地转过身,直往书房门外快步走了出去。
  
  “噢,尊敬的麦克莱恩先生,请问——”
  
  “把来过这里的所有客人——也就是你不认识的人,都一个不漏地给我报一遍!现在,立刻就说!”
  
  “玛卡?”
  
  就在玛卡催促着克利切的同时,蒙顿格斯突然也从楼梯那边出现,偷偷摸摸地往这边看了过来。
  
  “啊,真的是你来了?我刚听见你大声喊克利切……出什么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