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不怒的蝼蚁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不怒的蝼蚁

氤氲在弥漫。
  
  不知从何时起,黑市中的某片区域突然就出现了一种状似浓雾的灰色氤氲,一点点地扩散了开来。
  
  然而,由于黑市内少了许多居民,以至于这种状况一时间都没人发现。
  
  可事实上,就算有人察觉到了这一点,那也是毫无作用的。因为这片不知名的奇特雾霭根本就吹不散吸不走,甚至都好似是一种虚幻的存在一般。
  
  所幸,这种灰色的浓雾好像对生物并没有什么伤害。它既没有毒性、也没有腐蚀性,除了会导致笼罩区域内可见度极低以外,似乎就再没其他的负面影响了。
  
  而就在这片随着时间不断扩张迷雾正中央,一座毫不起眼的破旧房屋便就那么静静矗立在街巷一角,看起来没有任何的特别之处……
  
  哦,好吧!
  
  在这种放眼望去一片灰蒙的环境下,想要看清这座破房子的全貌……大概已经是一件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了。
  
  “穆丽尔!穆丽尔你醒醒……睁开眼睛看看我!穆丽尔……”
  
  一阵微弱的呼唤声自这栋房屋的二楼隐隐响起,毫无疑问,那是马丁的声音。而看这情况,穆丽尔终究还是没能支撑到潘西的归来。
  
  “该死的……到底是谁……是谁把她变成这样的!而这莫名其妙的雾气究竟……又是什么鬼东西?”
  
  马丁咬牙切齿地低吼着,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可是无论他怎么做,都没办法让穆丽尔从眼下的状态中好转起来。
  
  可以看到,此刻正躺在床上的穆丽尔双眼已经彻底失去了神采。因为她周围的雾气极浓,马丁必须要非常靠近她,才能勉强看清楚她现在的样子。
  
  而实际上,这些未知的雾气正是自她的体内不停释放出来的。
  
  马丁记得,那约莫也就是在十多分钟前。当时的穆丽尔已然对周围的动静没有了丝毫的反应,整个人都陷入了失神的状态。
  
  突然间,马丁便看到有灰色的氤氲之气从她微张的口鼻间随着呼吸铺散开来。
  
  那种雾气仿佛是比空气还稍稍沉重一些,它们并不往上飘,而是像寒气一般翻滚着沉向了地面。
  
  灰雾弥漫的速度非常快,当马丁还正手足无措之际,这卧室里的地板就已经彻底看不见了。
  
  马丁对此自然是无比的焦急,可他也担心这种雾气是否对自己有损害。在穆丽尔已经不省人事的情况下,他知道,至少自己是绝对不能再出事了。
  
  那一刻,即便房间里的雾气已经漫过了他的脚背,他还是决定先避一避,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有没有异常再说。
  
  但是很快马丁就发现,雾气并没有问题——哪怕在他一不留神误吸了一点后,也没有发生任何意外状况。
  
  只可惜,光是他自己没事,却不能改变眼前这越发糟糕的事态。
  
  不知不觉间,雾气便已然顺着走廊和楼梯倾泻到了楼下,并开始从门窗的缝隙中一缕缕地往屋外泄露了出去。
  
  “为什么……为什么要对穆丽尔这样……究竟是谁?会是魔法部吗?还是那个麦克莱恩……对,一定是麦克莱恩……”
  
  雾气中,马丁紧握着穆丽尔的手,却只能从她的手掌上感觉到丝丝的冰冷。
  
  他口中轻声念叨着,末了才忍不住又一次低吼道:
  
  “麦克莱恩!我认错,我服输了还不行吗?是我自不量力,还想跟着那海尔波来对付你……麦克莱恩!你快出来!我把我从海尔波那里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你!”
  
  “这当然可以……我必须得说,我对此并不在意。”蓦然间,一个令马丁浑身战栗的声音突然在房间里的雾气中响起,“因为……你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
  
  “海——”
  
  那一瞬间,伏在床边的马丁整个人都僵住了,而他握住穆丽尔的手更是不住地微微颤抖了起来。
  
  “不……老师?”
  
  片刻的死寂之后,马丁才缓缓转过头去——那源自心底的恐惧,使得他全身的关节都像是锈住了一般,一个侧头转身的动作硬是持续了好几秒钟的时间才勉强完成。
  
  然则,浓郁的雾气却让他根本看不到海尔波的所在……他甚至都不敢确定,海尔波眼下究竟在不在这卧室之中。
  
  可就在下一刻,伴随着几下轻微的脚步声,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便骤然自雾霭中显现出一道轮廓。
  
  “别叫我‘老师’了,我可没有收集背叛者的爱好。”
  
  海尔波并没有去看马丁,他只是一边随口说着,一边将视线轻轻落在了床上那穆丽尔的身上。
  
  就马丁所知,这会儿站在床尾已经是没法儿看清楚穆丽尔的模样了,但是海尔波的目光却好似能够洞察一切,雾气对他造不成一丝半毫的阻碍。
  
  “另外,”海尔波望着仍在不停往外释放灰雾的穆丽尔,颇有些漫不经心地道,“你可别错怪人家麦克莱恩了……将这个小姑娘变成这幅样子的人,怎么想都不可能会是他吧?”
  
  马丁没有开口说话,他只是愣愣地盯着雾气中那道依稀可辨的轮廓,眼神之中充满了不解。
  
  既然海尔波都这么说了,他又怎么可能不往对方的身上想呢?
  
  可一旦想到对穆丽尔下此毒手的居然是海尔波,马丁就越发觉得难以置信——这么做,对海尔波有任何的好处吗?
  
  不过,正当马丁万分疑惑之际,海尔波却忽然轻笑了一声。
  
  “怎么,你又想把这件事怪到我身上来了?”他淡淡地道,“当然,我其实也不介意你这么想……但是很遗憾,这确实只是一个巧合罢了!至少在我看来,谁获得了我这份‘礼物’都没有半点区别——”
  
  说到这里,始终没有看过马丁哪怕一眼的海尔波,终于稍稍转过了头。
  
  “就像你们这些学徒,我收谁都是一样,反正……你们这些孩子,迟早都将拥有一个‘全新的自我’。”
  
  在马丁那越来越迷茫的视线当中,海尔波又自顾自地微微叹了口气,随后才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轻声呢喃了起来。
  
  “……快了,真的快了……再过不久,你们就会和我一起,获得一个崭新的开端。而我相信,这回就再不会有人来打搅我了。”
  
  略微一个停顿,海尔波最后补充道:
  
  “毕竟在现如今这个时代,别说梅林、就连罗伊纳和萨拉查都早已经化为了尘埃……只凭一个弱点和戈德里克一样明显的麦克莱恩,怎么可能阻碍得了我前进的步伐?”
  
  话音未落,他再没有理会马丁的打算,倏然间便单手一挥。
  
  只见那原本躺在床上的穆丽尔周身,猛地显现出了一层细微的空间波动。而紧接着,马丁只感觉手中一空,穆丽尔便骤然消失不见。
  
  只有那好似无穷无尽的灰雾,仍在不间断地往外翻腾而出,就像是穆丽尔仍旧躺在原处似的,从始至终未曾离开。
  
  “穆丽尔!”
  
  在心爱的姑娘消失之前,马丁的内心深处仍然为恐惧所压制,根本就生不出半点反抗的意志。虽然明知道海尔波的现身肯定有其原因,并且极有可能就是冲着穆丽尔来的,可他依旧不敢妄动。
  
  直到自己手掌蓦然落空的时刻终于来临,他就觉得,自己的心好像也一并空了。
  
  “海尔波!把穆丽尔还给我——”
  
  在心神震动之间,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涌现出来的勇气,使得马丁豁然抽出了那根从小陪伴他长大的魔杖。
  
  “阿瓦达索命!”
  
  一道绿芒在茫茫的灰雾之中无声迸发开来,飞速地穿透过雾气,然后重重撞击在了卧室的墙壁上。那致命的魔咒将墙板瞬间炸出了一个坑洞,一时间碎屑横飞。
  
  可既然索命咒最终是击打在了墙壁上,那自然就说明海尔波是安然无恙了。
  
  “哼,索命咒……你认为这种糟蹋了死亡规则的现代魔法,可能会威胁到我吗?”海尔波冷笑了一声,但随即又摇了摇头,“哦,也许会吧!不过前提是,你得先抢在麦克莱恩之前对我使用,或许才能有那么些许的可能性!”
  
  这话说完,海尔波就似是没了兴致那般,突然就后退一步,彻底没入周围那浓浓的雾气中不见了。
  
  “站住!”
  
  马丁咬着牙,紧紧地攥着魔杖往海尔波失踪的方向跑了几步,可很快便一个不慎、狠狠地撞在了房间的墙壁上。
  
  他低哼一声,顿时就摔倒在了墙根处,却又强忍着疼痛重新爬了起来。
  
  “海尔波——”
  
  对方离开了,在将穆丽尔送到了不可知之处以后,便再没有留下来的意思。
  
  可以看得出来,海尔波大概就从来都没有在意过马丁这个“蝼蚁”似的,甚至连随手碾死他的念头都不存在。
  
  在这间卧室中像是疯了似的跌跌撞撞、乱跑了一阵后,马丁最终像是失去了浑身的力气,就那么怔怔地跌坐在了地板上。
  
  半晌,才听得他如梦呓似的低声自语了起来。光瞧他那副失魂落魄的模样,简直就和先前的穆丽尔没有什么区别。
  
  “……海尔波。”
  
  那语气中,早已失去了仇恨,因为蝼蚁是没有资格仇恨人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