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新一代双面间谍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新一代双面间谍

“啊!”
  
  伴随着一声惊呼,潘西从床上蓦然翻身坐起。她不住地喘息着,额头上的冷汗顺着脸颊黏腻腻地滑下,从下巴低落到了胸前的睡衣上。
  
  “唔?潘西……怎么了?”
  
  “没、没什么,就是做了个噩梦而已。”
  
  听得耳边传来室友的含糊疑问,她抿着嘴摇了摇头,用故作镇定的声音回答了一句。
  
  “哦……吓我一跳,我还以为……哈……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呢!”室友打着哈欠看了她一眼,随即便又缩回了被窝里,“那我继续睡了啊?”
  
  “嗯。”
  
  待得室友重新躺下之后,潘西才抬起手来,抹了抹脸上的汗水。那冰冷滑腻的触感,让从小爱干净的她觉得有些厌恶。
  
  可是,就算汗渍再怎么难受,也比不过她此刻内心深处的恐惧。
  
  哪怕自己已然从噩梦之中惊醒,那张在梦中出现的面庞也仍旧盘踞在她脑海之中——扭曲、黯淡、充满了痛苦与死亡的气息。
  
  当然,还有那双直愣愣注视着她的孔洞的眼睛。
  
  “那个人死去时的面庞……想必你是记得比你哥哥的脸都要清楚得多了吧?”
  
  在回到寝室里之前,麦克莱恩在斯内普的办公室里所说的话又再度浮现在她心间,宛如带有魔力一般重复回响着,挥之不散。
  
  将放在床头柜上的水杯随手拿起来,咕咚咕咚喝了两口。顿时,一股凉意在她胸口化作一条线,笔直向下滑入腹中,然后渐渐地扩散了开来。
  
  依靠着这份胸臆中的冰凉和几次深呼吸,潘西稍稍定了定神,这才复又回忆起了先前与麦克莱恩那次交谈的后续。
  
  不多时,她蓦地在心底喃喃道:
  
  “我、我真的……能做到吗?”
  
  ……
  
  “实话告诉你,刚才我说你会被送去阿兹卡班,那绝不是在危言耸听……”
  
  当时在斯内普的办公室中,玛卡先是让潘西再度想起了那名死于其手的麻瓜绞刑犯的面庞。
  
  而当潘西为此恐惧不已之际,他才又继续说起了对方在不久的将来或许会面对的严酷前景。
  
  “你知道的,虽说有未成年人保护条例,但也只是酌情商减判罚而已。”玛卡一脸平静地道,“还记得我当初被押上威森加摩时的判罚不?小矮星彼得的死,使我被判过失杀人罪,最终获得了入狱五年、未成年人减半的处罚。”
  
  说到这里,他略微一顿,随即看着潘西又道:
  
  “而你……首先一个故意杀人罪是少不了的了。然后的话,我想你之所以会选择麻瓜死刑犯,就是为了尽可能地减轻心中的罪恶感吧?但你却没有考虑到,魔法界最重要的律法却是《国际保密法》……”
  
  正说着,玛卡一摊手道:
  
  “对麻瓜动手?这可是连当初伏地魔的那些食死徒,都要考虑再三的事情呢!”
  
  言罢,玛卡再次朝倚在办公桌边的斯内普那边看了看,顺势耸了下肩。
  
  斯内普见状,不由得撇了撇嘴道:
  
  “第一次巫师战争的总判决时期,食死徒多尔芬·罗尔的表姐就是因为将麻瓜死囚贡献给伏地魔炼制阴尸,最终被判予了‘摄魂怪之吻’刑罚——而你的话,哼,死刑倒是还不至于,可至少半辈子应该都会在阿兹卡班度过了吧?”
  
  正因为故意杀人的刑罚极重,而且影响非常之大。
  
  所以当年的玛卡即便只是寻个由头和邓布利多演戏,也还是在审判室中设法为自己辩护了一下,最后争取了一个过失杀人的罪名。
  
  要是他那会儿给判了故意杀人,事后想消除别人心里的印象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听得斯内普随口就举了个例子,潘西登时愈发地害怕了。那一刻的她,心里不仅有着对死者的恐惧,更有着对未来牢狱之灾的心惊。
  
  要知道,阿兹卡班的摄魂怪在魔法界可是人人都怕的——那种失去一切正面情感,心中只剩下死寂的感觉,她从家中的几名长辈口中就早已听过不知多少遍了。
  
  可就在下一秒,玛卡却忽然又莫名地轻笑了一声。
  
  “帕金森小姐,”他说,“既然你已经完成了魔法仪式的第一步,那就说明你的魔法天赋有所成长了吧?”
  
  潘西闻言,连忙抬头道:
  
  “它……它……麦克莱恩教授,它是有隐患的……很大的隐患!它——”
  
  “我知道,”玛卡一抬手,示意道,“我知道它的隐患——不仅如此,我还能感觉到,那个魔法仪式的效果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强,是不是?”
  
  “呃……您是怎么知道的?”潘西登时愕然道。
  
  见她问起,玛卡似是毫不在意地笑了笑。
  
  “在那公墓底下的地下教堂里,我不是还和马丁提议了,要你给我们当一个藏身于霍格沃兹的‘内应’吗?”他淡淡地道,“怎么,这么快就忘记了?”
  
  “那个……那个人是您?”
  
  潘西这回是真的受到惊吓了,甚至就因为玛卡的这句话,她心里的惊恐之意都一下子将之前的恐惧压回了心底,再没有心思去顾虑杀人的事情。
  
  但见她在瞪大了眼睛呆愣了好一会儿以后,终于忍不住求饶道:
  
  “对不起……教授,我……求您原谅我!我、我其实不想答应的,只是当时的情况实在是让我不得不答应……”
  
  玛卡听着她颠三倒四地说了半晌,之后才打断了她那混乱不堪的话语,缓缓道:
  
  “我当然知道你是被迫的……因为那本来就是我故意强迫你答应下来的。要不然,你以为你还能坐在这里和我说话吗?”
  
  “是、是的,谢谢您救了——”
  
  “不,”玛卡一摆手,又一次打断了她的话头,“救你只是因为你是霍格沃兹的学生,还轮不到他一个黑巫师的手下来对你动手……但这也并不意味着你就罪不至死,明白吗?”
  
  “……死、死?”
  
  当潘西为玛卡口中的“死”字心惊肉跳之时,玛卡不由冷笑着道:
  
  “怎么,对一个不相干的人下杀手的时候,你就没考虑过对方面临死亡的心情吗?即便那个绞刑犯有着滔天的罪恶,那也不是你抱持着贪婪与恶念去杀人的理由。”
  
  瞧着潘西随着自己的话语再度陷入沉默,玛卡才继续道:
  
  “威森加摩你兴许是少不了要去一趟的了,不过,我个人倒是可以给你一个减轻判罚的机会。”
  
  “我什么都愿意做!什么都愿意!”潘西立刻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但随即又转而道,“可……只是减轻判罚吗?”
  
  “嗯?”
  
  玛卡听到后,不禁挑了挑眉道:
  
  “看样子,你是没有足够的忏悔之意了……帕金森小姐,我可突然又不想给你什么机会了,毕竟……你似乎并不懂得什么叫做‘后悔与珍惜’?”
  
  “不!不是这样的……”潘西忙不迭地道,“麦克莱恩教授,我的意思是……要是我也进了阿兹卡班的话,我们帕金森家族就……”
  
  在听过了潘西之前对家族的描述之后,玛卡当然明白她想说的究竟是什么。
  
  的确,由于潘西的一个表叔当初已经因为食死徒的身份被送进了阿兹卡班,要是她们家再出一个进监狱的人的话,整个帕金森家族对外的影响着实不小。
  
  至少,那些原本还能和她们家产业进行合作的势力,就该选择放手观望了吧!
  
  玛卡知道,像潘西这样自大家族出身的巫师,对自身的家族都是看得很重的。她们每个人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自己的姓氏,绝不容许自己为家族抹黑。
  
  只可惜,玛卡却本就对这些纯血家族没什么感觉。因为他更明白,以目前的魔法界趋势,这些家族的失势落寞终究是迟早的事。
  
  就听她先提了一句家族的事,之后才道:
  
  “而且……您看那个魔法仪式的隐患?”
  
  “这个你倒是不必在意,”玛卡道,“我会给你一份生命的保障,至少保证你在此期间不会被那马丁给杀了灭口……你知道的,他还等着你为他做事呢!不是吗?”
  
  稍微顿了顿,他便再道:
  
  “至于你家里的情况……嗯,你哥哥是叫佩尔赛斯是吧?如果他真的只是遭人排挤了,那我顺手给他一条出路也不是问题。不仅如此,若是你能把握好我给你的机会,那你们帕金森家族是少不了会有好处的!”
  
  片刻的安静,潘西仿佛是下定了决心一般,用力地点了下头。
  
  “麦克莱恩教授,您想要我做什么?”
  
  “别担心,我要你做的事情一点儿都不复杂,简单得很!”玛卡笑了笑道,“留在马丁那边好好当你的‘信徒’,他要你做事时记得及时告诉我,顺便……去多交些‘朋友’吧!”
  
  在多少叮嘱了她一番后,玛卡便先放她回了斯莱特林寝室,这才与满脸平静的斯内普教授又对视了一眼。
  
  “教授,有没有什么感想?”
  
  斯内普闻言,当即就咂了咂舌道:
  
  “感想?哼……让我回想起了很多不愉快的事情。”
  
  玛卡要潘西去做的,自然便是所谓的“间谍”了,而且还是双面间谍。而这,与当初邓布利多要斯内普去做的事情性质显然是差不多的。
  
  当然,潘西的工作可要比过去的斯内普来得轻松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