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 第一千零二十章 这就完了?

第一千零二十章 这就完了?

那风衣巫师的一再迟疑,玛卡自然是看见了的WwW.КanShUge.La
  
  虽然对方的欲言又止到底是怎么个一回事,他心里多少也有点数,可之后是不是会发生些什么、或者具体又究竟会发生什么事,那他就无从得知了。
  
  所以说实话,在玛卡下到魔法部的地下十层之前,即便是以他向来的镇定也不免感到有些忐忑。
  
  然而,实际上却是什么意外都没发生。
  
  “……这不是比伏地魔弄出来的黑死徒都还要弱吗?”
  
  地牢外的昏暗走廊里,一支支火把摇曳着略显微弱的火光。而在那黯淡的光芒之下,一个个人影都仿佛是失去了自身的意志一般,漫无目的地在廊间游走。
  
  可以看到,正如那个叫做“汉金斯”的傲罗所说,这些人就外表而言确实是完全没有变化。
  
  那看起来就好像是……梦游吗?
  
  起码看上去很像。
  
  玛卡站在走廊的一端,瞥了眼倒在他跟前的几个麻瓜——就在几秒钟以前,他才刚刚出现在这里,就惊动了游荡在周围附近的这几名发生异变的麻瓜。
  
  可没想到,这些家伙虽然力量变得颇为惊人,速度上也勉强算是略有提升,却终究还只能算作是一群麻瓜。
  
  当玛卡敏捷地将围过来的家伙都逐个避过之后,仅仅是几道稍微强力些的魔咒,便轻而易举地将他们都放倒了。
  
  “嗯,也不能这么说,”他想了想,随即又暗暗道,“若是被他们近了身的话,对于普通巫师而言恐怕是致命的……不,就连不精通近身作战的傲罗,想必都会陷入危机之中。”
  
  “然后……‘智慧’?”
  
  他还记得,那个汉金斯提到过这些异变后的麻瓜存有智慧的事。可现在看来,就算他们的智慧是真的有所保留,那也着实多不到哪儿去了。
  
  因此,虽说这些异化后的麻瓜不像曾经的黑死徒——他们没有能够抵挡魔咒的黑气缭绕,一旦被魔咒击中,基本上就相当于是失去战斗能力了;
  
  可要说他们对这个世界没有危险,那恐怕也是有欠妥当的。
  
  当然,在玛卡面前,这些异变的麻瓜是来多少都没有意义的就是了。
  
  在飞快地将这些人都逐个击倒的同时,玛卡也便踏着有节奏的步伐一再向前,一路上更是将每一间牢房都检查了一遍。
  
  一直到他行至走廊尽头的最后一间牢房门口时,他终于发现了自己正在寻找的对象。
  
  随手将正朝他这边冲过来的又一个麻瓜击倒在地之后,玛卡快步踏入牢房,俯下身去挨个儿仔细地检查了一遍。
  
  那是十余个横七竖八躺倒在了地上的人,这些人都静静地或仰或伏,与冰冷的监牢地面默默相伴。
  
  在上面会议室时,玛卡就了解到了有傲罗和打击手被派下来查看情况,并且还再没能及时地返回。
  
  而现在,他也总算是找到这些人了。
  
  从服饰上其实就能很好地分辨这些人的身份,两名傲罗、四名专门与黑巫师作战的打击手,剩下的则都是被击倒、乃至当场击毙的异变麻瓜。
  
  而这些傲罗与打击手,显然是尽数都失去了自己的魔杖,其中甚至有四人连手臂都已经被硬生生地折断了。
  
  整个场面虽没有多少血迹,却也让看到的人免不了会感到头皮发麻。
  
  “想来应该是没有料到,这些异变的麻瓜游荡范围会这么广吧?”玛卡看着这间位于最深处的牢房,轻声自语道,“所以才都选择了在这里显形,结果却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在那之后,他便将整个地下十层都巡视清理了一遍,确认过所有异变了的麻瓜都不再有任何一个还站着了,才重新回到了顶层的会议室中。
  
  而事实上,自他下去开始到现在,也不过就是喝一杯下午茶的时间罢了。
  
  “麦克莱恩先生,你这是……难道下面、已经处理好了吗?”
  
  斯克林杰的询问声中,无疑还带着些紧张——看他那副神情,兴许是还在担心玛卡又发现了什么新的问题。
  
  可玛卡却没有先回答他的急促发问,反而是略微回了下头,又朝那依旧伫立在门外的风衣巫师方向瞥了一眼。
  
  老实说,刚刚在下面所看到的情况实在是太平常了,就算他这次不回来,也迟早会有人去将局面收拾完毕。
  
  就比如说,现如今的纳威估计便能做到了。
  
  但是如此一来,那风衣巫师的一再犹豫又究竟代表了什么呢?
  
  略一思索,玛卡仍并未想出个所以然来,于是也只能提醒自己事情可能还没有结束。而与此同时,他也重新回过身去,看向了一脸焦急的魔法部长斯克林杰。
  
  “地牢那层已经没问题了,去打开封锁将躺在地上的那些麻瓜都集中一下吧!”他说,“除了一些被先前派遣下去的傲罗和打击手击杀的,其他人我都没下杀手。”
  
  说到这儿,玛卡稍稍一顿,进而继续道:
  
  “……不过,接下来肯定是不能再关在这里了。帮我都搬运到一间牢房里,待会儿我会将他们都带到别处去。”
  
  且先不论人性之类的道德问题,后续的检查是肯定要用到那些异变了的麻瓜的。为了不再发生这种事情,更进一步的研究在所难免。
  
  “另外,给我们弄点吃的过来吧!这几天肚子里净是干粮……”他说着,又一次回过头,冲着门外那道身影道,“你要吃什么尽管说,放心,今天斯克林杰先生请客!”
  
  ……
  
  这次事件,可以说是才刚发生便已然结束。
  
  由于几日前玛卡的及时处置,那些麻瓜没能在麻瓜世界发生异变,这就已经是将最糟糕的展开彻底扼杀在了摇篮里。
  
  而今稍加反思,这仅仅是失去了六名傲罗和打击手的损失程度,就连斯克林杰这个魔法部部长都感到有些庆幸。
  
  然则,有人死亡便是有人死亡,这个事实,毕竟还是令人感到惋惜的。
  
  尤其是玛卡,若是当初他能在牢房内多加一些防护措施就好了。
  
  当然,先不提他在魔法部的会议厅匆匆填饱肚子的同时,心里是否还在默默品味生命的沉重。此时在霍格沃兹那边,卢娜也才刚从校长室里走出来。
  
  “去上课吧!刚才你所说的那些事,记得别和其他同学说……哦,如果是格兰杰小姐的话,倒是没问题。”
  
  “好的,麦格教授!”
  
  看着对方在叮嘱了自己一句之后,便又返回办公室里去继续工作,卢娜这才转身往拉文克劳塔楼行去。
  
  不多时,她就抱着几本课本,脚步轻快地往古代魔文课教室跑去。
  
  玛卡虽然暂时离职了,但是课程却还要继续上的。而为了填补玛卡离开所造成的空缺,麦格教授还专门写信,将远行海外探索古代巫师遗迹的芭布玲教授给返聘了回来。
  
  “笃笃。”
  
  正在上课魔文课的学生们听得敲门声突然响起,都纷纷转过头望了过去。
  
  “请进来。”
  
  芭布玲是一位相当唠叨的中年女巫,在她的课堂上,几乎每一回都萦绕着她喋喋不休的话语。
  
  但在这次回来重新任职古代魔文课教授之后,她的话明显比以前要少多了。
  
  事实上,很多小巫师其实都在猜测——说她是不是因为玛卡在魔文学上的成就让她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以至于连讲起课来都变得谨慎了许多。
  
  不过,也就只有包括玛卡在内的几名教授才知道,实则却是她在撒哈拉沙漠的一处古代遗址内中了诅咒。
  
  虽说已经经过了治疗,可舌头却到现在都还时常捋不直呢!
  
  “芭布玲教授,嗯……我好像迟到了?”
  
  麦格教授才刚在办公室门口嘱咐过她,眼下她当然还记得。在略微眨了眨眼睛想了一下之后,她总算还是找了一个理由。
  
  只可惜,这个理由怎么说也太不动脑子了——毕竟,哪有人会迟到个大半节课再来的?
  
  “哦,”讲台边的芭布玲教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无奈地摆了摆手,“拉文克劳学院扣2分,记得煞节课……咳,我是说,下节课别再迟到了。”
  
  “我知道了。”
  
  卢娜轻轻点了点头,随即便晃晃悠悠地跑到汉娜身边的座位上,放下课本坐了下来。
  
  而就在不远处,同在上这堂课的赫敏却用一种相当在意的眼神盯着她,直到她在自己桌边经过,才没有继续回头跟着看过去。
  
  可是,眼睛是不在看了,赫敏这心里却仍然没有放下。
  
  哪怕芭布玲教授又接着开始讲起了古代如尼文的内容,而且细节方面都是在玛卡编纂的那些基础上又加入了她个人的理解。
  
  对喜爱古代魔文的学生来说,这些基础理论甚至不比玛卡讲的要差。
  
  然而,赫敏却听得有些心不在焉。
  
  她知道,卢娜下午的缺席必然是由于玛卡的失踪,并且教授们恐怕还都是知道的……只是,卢娜究竟是去做什么了呢?
  
  不,比起卢娜都去做了些什么事来,她现在更加关心的是,玛卡会不会已然回来了?
  
  瞧卢娜刚才进教室时那副轻快的模样,赫敏不由便对自己的猜测愈发地肯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