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 第五百一十章 意料之外的来者

第五百一十章 意料之外的来者

城堡外的发展,正沿着玛卡记忆中的那条道路不断推进着,大概再有个十多分钟的时间,那面神秘的古代魔镜就将在霍格沃兹重现灾厄。
  
  这场灾祸是必然的——至少对玛卡来说,是必然的。如果这次古镜并没有出现,那才意味着玛卡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徒劳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回溯时间长河的意义就将会因此消失。
  
  没有那面镜子,他玛卡就不会出现在这里,这一因一果是绝对要遵守的规则。如果逾越了规则,那他也不知道一切将会变成什么样子。
  
  所以,他需要等待,依靠魔力的不停消耗去等待这个时间循环的结束,然后才能进行他的下一步计划。
  
  说实在的,玛卡很庆幸。他庆幸自己当初足够地谨慎,甚至都没有来霍格沃兹城堡里面看一看情况,这才给了他一份挽回的余地。
  
  想到这里,他低头瞧了瞧那躺在石阶上的一老一少。这两人纯粹是个意外,虽然觉得有点儿对不起他们,可他还是选择用魔药给他们来了个措手不及。
  
  只是这次药下得有点重,毕竟那斯拉格霍恩可同样是一位魔药学大师,即便他占着出其不意的优势,可多少还是有点儿担心的。
  
  不过还好,或许等他们醒来会有点后遗症,可至少一会儿他就可以给他们来个遗忘咒什么的了。比起拯救霍格沃兹的命运来,让他们吃点苦头可不算什么。
  
  然而,正当玛卡打算沉下心来稳住那灵魂规则的力量,以备抵御不久后即将到来的震荡之际,一连串“嘎嘎”乱响却让他心头一滞。
  
  那声音起初只是在远处响起,可眨眼之间,便蓦然间到了他的耳边。紧接着,他眼角的余光便迅速瞥见了一抹灰绿色的影子一闪而过,然后就感到肩头微微一沉。
  
  “嘎嘎嘎——灵魂!灵魂规则的气息!果然是你小子……嘎嘎嘎!你……咦?咦?你小子怎么长高了这么多?”
  
  一阵聒噪在耳边骤然响起,玛卡的脸色却随之突变,脑海之中更是在一瞬间闪过了大量的信息。
  
  这个声音很熟悉,只消听过一次就很难忘记。很显然,此刻正站在他肩头上的玩意儿,便是那阔别已久的青铜小鹰。
  
  或者说,是罗伊纳·拉文克劳留下来的那把密室之钥。
  
  “你怎么过来了?”玛卡强忍住心头的不安,不动声色地问道。
  
  那突然间冒出来的青铜小鹰就站在他的肩膀上,论体型也就比那麻雀大一点儿,可它所代表的意义,却是不同寻常的。
  
  它既是开启拉文克劳密室的钥匙,又是那所谓“备选人的引导者”,至于它究竟想要将玛卡引导到哪里去……
  
  当玛卡得到《罪恶之书》的那一刻起,这个问题就仿佛有了答案。只是这个答案正确与否,可就不得而知了。
  
  “就是灵魂规则的气息呀!嘎嘎……”青铜小鹰站在他肩膀上,歪着小脑袋仔仔细细地打量着他,口中却是叽叽呱呱地继续道,“也对,你是才接触到灵魂规则吧?兴许你能明白,你鹰爷我就是以灵魂规则为基础……咦?”
  
  那小鹰原本还在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可忽然间却又莫名地住了嘴,再度发出了一记惊咦之声。
  
  “……时间规则?你……你这是要做什么?”这一回,它的话语中却满是诧异与惊愕,“你是什么时候的你?哎哟……我这究竟是睡了多久?”
  
  玛卡没有说话,他只是微微蹙着眉,心中满是纷乱的念头。
  
  他知道,青铜小鹰或许是感受到了时间转换器的沙漏,那沙漏里面的沙砾肯定是与时间规则有关的。只是这种事情,他现在却没心思去多想了。
  
  可玛卡可以不说话,那青铜小鹰却是改不了话痨的习惯了。见他闭口不言,似乎是在琢磨着什么,小鹰顿时扑楞着翅膀拍了拍他的脖子。
  
  “小子,在想什么呢?我瞧你连灵魂规则都能试着用用看了,上一回的考验应该早就完成了吧?你……哎呀,不对……说到底,你现在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你呀?你可不是现在这个时间点的你……”
  
  “……没多久,也就是几个小时以后的事,”玛卡终于说话了,“至于上一回的那个考验,距离现在确实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
  
  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也不知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是吗?那为什么没立刻来找我呢?嗯……算啦!嘎嘎,你什么时候来找我是你的事,罗伊纳可没说非要定个多少时间……”青铜小鹰歪着脑袋,听声音似乎还有些乐呵呵的,“总之,你准备好要接受下一个考验了吗?”
  
  玛卡闻言,正想说些什么,可他才张了张嘴,却又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似的,突然用力握紧了手中的法杖。
  
  “我想我们最好过一会儿再说那些事……”他面带严肃,沉声道。
  
  话音未落,那道神秘而又晦涩的波动蓦然间便自城堡外出现,眨眼间就在周围的空间内一掠而过,朝着远方扩散了开来。
  
  他知道,这次计划中最关键的一环就要开始了!
  
  “咦?”
  
  青铜小鹰也是一愣,口中发出了今天第三次惊疑之声。可随即它便好一阵嘎嘎直叫,那声音中伴随着某种惊恐,就像是看到天塌了那般焦急。
  
  “不对不对!嘎?怎么会?那面破镜子……”它只是就这么叫唤了几声,急促地道,“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乱了……全乱了……嘎……鹰爷我先撤了!你小子给我顶住!霍格沃兹就全靠你了……”
  
  话音未落,那青铜小鹰便如它来时那般,转瞬间就在玛卡的肩头消失了。
  
  这小家伙来得快,没想到去得更快,就连玛卡都是一头雾水。可是他现在却没工夫琢磨那么多了,因为他还记得自己这次回溯时间的计划。要是这个计划失败,那他所做的一切努力可就全泡汤了!
  
  “要来了!”
  
  玛卡神情一顿,当即抛开了纷乱的心绪,专心控制起了法杖顶端的那道代表着灵魂的规则符文。
  
  果不其然,几乎就在下一秒到来之际,一道剧烈的震荡转瞬而过。那就好像是整个空间都往某一处收缩了一下似的,力道强得惊人。只是那种力量却单单就针对灵魂,于其他事物没有一丝一毫的影响。
  
  早在之前玛卡就已经亲身体会过这种恐怖了,可现在,正在驱使着灵魂规则的他,明显有着比上次还要明显的反应。
  
  只是这第一次震荡,他就感觉那道灵魂规则符文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这不是规则符文不管用,只单纯是他对灵魂规则的掌握还不到位罢了。
  
  就在他那法杖顶端,那枚符文不禁看起来有些模糊,而且在刚才的震荡之下已经有了些许涣散的趋势。那本就是他用魔力凝成丝线勾勒出来的,能发挥多少效用,完全就只和他对规则涵义的理解有关。
  
  像冷却符文,玛卡就可以将其勾勒到近乎于凝实的状态,这是因为他对物质的冷却规则已经有了相当深度的解读了。可对于灵魂规则,他却仍旧处在一种一知半解的程度上。
  
  不过,事到如今他已经不会想要放弃了,并且他也不能放弃。
  
  不管怎么说,至少这第一次震荡已经被他抗了下来,灵魂规则的力量被他用来稳固了城堡中所有人的灵魂,成果还是有的!
  
  在下一次震荡来袭之前,玛卡没有再犹豫,而是咬着牙再度控制着魔力,对着法杖顶端的那枚符文复又描绘了起来。
  
  是震荡来得快,还是他加固灵魂符文的速度更快,就看这一手了。
  
  “砰!”
  
  那不是灵魂被震荡出躯壳的声音,而是玛卡的心跳声。就在第二波震荡蓦然掠过之前,灵魂符文被他强行稳定了下来。
  
  来得及!
  
  虽然只是勉强能撑住,而且还必须一次次地加固符文,防止其在震荡之中溃散开来。可他知道,至少在魔力被消耗完之前,应该是能顶住了。
  
  只要能撑下去,计划就没有失败。而只要撑到了回溯时间过去,他就能跨入下一个步骤了。
  
  于是,玛卡将左手伸进了口袋里,迅速掏出来一个形似玻璃球的小玩意儿,随手便砸在了脚下的台阶之上。
  
  “咔嚓!”
  
  玻璃球落在石阶上,被一下砸了个粉碎。而就在那碎裂一地的玻璃球中,蓦然间出现了大量半透明的虚影,匆匆便往南侧的湖畔飘飞而去。
  
  玛卡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抿着双唇默然不语。
  
  他的耳畔,依旧有那时间转换器的滴答声在不停地响着。这声响自他决定开始回溯时间起,就始终伴随着他,可现在却仿佛格外地漫长。
  
  此时此刻,玛卡站在石阶上,手中的法杖纹丝不动,一如他那虽然并不挺拔健硕、但却向来沉稳无比的身躯。
  
  而在他身体周围,那圈如同幽蓝色锁链一般的魔文圆环也仍然存在着,微微转动间亦是环绕不休。
  
  “喀哒……喀哒……喀哒……”
  
  滴答声,不紧不慢地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