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故弄玄虚

第一百二十三章 故弄玄虚


  在一条宽阔笔直的大街旁,一栋带花园的大宅子正四平八稳地坐落在那里。
  此刻尚是夕阳西下的时候,金黄色的光线自街道那头往这边伸展过来,就像是给街道铺上了一层闪闪发光的地毯一般。
  那座大宅子在夕辉的映照下显得稍有些老旧,可显然被保养得还是不错的。
  就在这时,一个浑身都裹在斗篷里的人跨着飞天扫帚从天而降,平稳地落在了宅子前面的花园里头。
  “咚咚咚。”
  不一会儿,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大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一个畏畏缩缩的家养小精灵从门边探出了头来。
  “我找老埃弗里。”一个年轻的声音自斗篷的兜帽中传了出来,平静中带着一丝傲气。
  “您、您请稍等……”家养小精灵轻声应了一句,随即小心翼翼地将门又合拢了。
  过了没多久,那家养小精灵就又回来了。
  “请问您是哪位……”它战战兢兢地道,“如果没有预约,是不能……”
  来人冷哼了一声,一把推开了那个家养小精灵,直直地往里面走去。
  “不,不!您不能……真的不能……主人说的……”小精灵急匆匆地追在他旁边,却不敢作出任何无礼的动作,只能用尖利的嗓音不停地、断断续续地解释着什么。
  大概是因为小精灵的动静有点儿大了,就在他们踩着地毯刚走到大厅中间时候,二楼走下来一个人。
  “你是谁?竟敢随随便便就闯进我们埃弗里家!”这是一名看起来就相当傲慢的年轻人,他冷冷地看着这位不请自来的客人,大声质问道。
  “自然是我了,”来者扯下了脑袋上的兜帽,“虽然大致和你说到过我的名字,可到底还没做过正式的自我介绍……我是玛卡,玛卡·麦克莱恩。”
  他顺手将斗篷也解了下来,随意地抛给了愣在一旁不知所措的小精灵。
  而在他斗篷之下的,是一套当初他用蛇怪的材料给自己订制的精美巫师袍。在窗外夕阳的照射下,散发着淡淡的暗绿色,看起来相当奇妙。
  “你父亲在吗?带我去见一见。”
  上一秒还带着那么点儿客气,可下一秒,却是不容置疑的语气,让人摸不清他究竟是什么态度。
  “……”
  列夫·埃弗里一见到他,心里开始发毛了——上次在麦克米兰家,那个教训着实让他印象深刻。
  就在他出神的片刻,伴随着一阵不紧不慢的脚步声,一个油滑的声音自楼上传来。
  “既然来了,那就是客人……”老埃弗里正说着,下一刻就从楼上走了下来,“列夫,愣在那里干什么,还不请麦克莱恩先生到会客室喝上一杯热茶?”
  说是老埃弗里,事实上也只是用以区分他和儿子而已,年龄上也就和厄尼的父亲差不多。只是他儿子生的早了些,算起来,列夫还要比玛卡大上几岁。
  老埃弗里显然是识货的,当他瞧见玛卡身上那独特的巫师袍时,立刻就双眼放光——不仅是材料特殊,就连款式都是不同寻常的。
  人们常说,一个人的衣着通常都代表了一个人的身份背景,而这在纯血巫师之中,这一点尤为突出。
  “请!”老埃弗里伸手相邀,“当日列夫有失礼貌,还请不要在意……这边请……”
  在老埃弗里的带领下,玛卡跟着就来到了位于大厅一侧的会客室中。
  两人相对而坐,列夫也跟着坐在了一旁,等家养小精灵将茶点送来之后,看似随意的交谈便逐渐展开了。
  虽说双方都没有什么交情,可一方的猜测和另一方的目的,让这次的对话变得相当顺畅。
  当隐形的利益摆在面前的时候,哪怕只有可能性,却也不会让对话的人产生任何厌烦之心。
  “……正如你所说的那样,麦克米兰家族的胆量实在是不值一提,那简直就是在给纯血巫师家族抹黑。”老埃弗里轻笑着道,“不知……麦克莱恩先生是否可以透露一下,你的家族究竟是……”
  玛卡平静地喝了口茶,心道终于绕到这个问题上了。
  “我所属的家族不值一提,也就是历史稍稍长了那么些而已,”说瞎话他自然是张口就来的,这可是他的老本行,“不过……有些小东西,还是可以展示一下的。”
  他说着,抽出了魔杖,随意地抖动了一下。
  顿时,一个黑雾骷髅自杖尖冒了出来。这一回,埃弗里父子都感受到了灵魂上的震荡,只是老埃弗里的魔力要更为深厚,玛卡这随手的展示仅是让他恍了恍神而已。
  可坐在一边的列夫却是浑身猛地一颤,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他只是想要后退,却被身后的沙发绊倒,又一屁股跌坐在了沙发上,整个人都有些发软了。
  比起没什么伤害的灵魂震动而言,心理上的恐惧才是令列夫惊慌失措的根本原因。
  “这是……黑魔标记?”老埃弗里瞪大了眼睛,颤声问道。
  “这当然不是,”玛卡挤出了一个冷冰冰的笑容,平静地说道,“但是不得不说,我和黑魔王还确实有那么些许的交情……”
  他当然和伏地魔有“交情”了,可这份交情是好是坏,老埃弗里就无从得知了。
  “那么……”老埃弗里神情凝重地道,“黑魔王……是要……回来了吗?”
  “迟早的事,这个你不用关心,你要记住的是——”玛卡说着,双肘撑到了膝盖上,上身前倾,加重了语气。
  “黑魔王就想知道,当他回来时,他的老朋友们还在不在他的身边。”
  虽然语调仍旧很平静,可其话语中所蕴含的意义,却让老埃弗里有些心惊胆战。
  他犹豫着,憋了好一会儿才试探性地道:“所以说,我……我该怎么做?”
  此时,玛卡用他那毫无情绪波动的眼神死死地盯着老埃弗里的双眼,那冰冷而又深邃的双眸就像是一潭死水那般,是一种透彻骨髓的阴寒。
  过了许久,玛卡重新靠回到了沙发上,语气也再次柔和起来:“这只是一个提醒而已,我这次来,有点小事需要你配合一下。”
  说实话,当气氛重新缓和下来的时候,即便是以老埃弗里的深沉,也忍不住暗自松了口气。
  刚才那是人的眼神吗?他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一头摄魂怪给盯上了一般,没有任何人类应有的情绪可言。
  “请说。”老埃弗里点了点头道。
  “提醒一下你那位朋友,别把时间都放在无关紧要的小事上。”玛卡将手里的魔杖插回了袖管中,头也不抬地说道。
  “你是指——”
  “当然是卢修斯·马尔福了,他真以为靠那些小把戏就能让邓布利多的地位产生裂痕不成?没那么多时间去让他玩什么循序渐进,十三年了,他做到了什么?”玛卡摊了摊手,装出了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可是,你为什么不直接去……”老埃弗里犹豫着道。
  “因为你的儿子不在霍格沃兹上学,明白了吗?”
  “你和西弗①……”老埃弗里顿了顿,将话头又咽了下去,“是的,我明白了,我会去和卢修斯聊聊的。”
  “记住,在黑魔王回来之前,别和任何人提起我。”玛卡淡淡地说,“要是马尔福问起,你就问问他,那本日记本还在不在——”
  说到这里,玛卡冷笑了一声:“相信他会明白的。”
  之后,玛卡拒绝了老埃弗里的晚餐邀请,在刚刚降临的夜幕之中回霍格沃兹去了。
  要说他这次贸然到访,还使足劲儿瞎忽悠了一通,自然不止是为了巴克比克的事而已。说白了,那只是顺带,而先行在伏地魔的势力中埋下一块敲门砖,这才是他的真正目的。
  既然小矮星彼得已经先行溜走了,那计划的进程自然也得加快一些了。
  虽说他的魔法力量还稍显不足,可时间总是不会等人的,各种横生枝节的意外麻烦绝不会和你打个招呼再来。
  玛卡的“实力”,从始至终都不只是局限在他的魔法上面。
  ……
  随着魁地奇赛的日子一点点接近,整个格兰芬多院都为此激动了起来。
  曾经的传奇式人物查理·韦斯莱——也就是罗恩的二哥——曾经担任过找球手,可在他之后,格兰芬多院还没有真正辉煌过呢!
  更何况,在玛卡一度风光无限之后,大家都对魁地奇杯失去了信心。好在那个“砍分狂魔”本人对比赛倒是不那么热心,这才让大家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但是哈利认为,他们之中任何人,包括伍德在内,都不像他这般渴望胜利。
  前几天,哈利和马尔福之间的敌意已经达到了最高点。
  之前在霍格莫德村,哈利靠着隐身衣的便利朝马尔福扔了不少污泥,马尔福对此愤恨不已;可让他更加恼火的是,哈利竟然还设法逃脱了惩罚!
  哈利则没有忘记马尔福在他们对拉文克劳的比赛中设法陷害他的事,而巴克比克的案子让他更加下定决心要在整个学校面前打败马尔福。
  可就在最近,马尔福却莫名地就低调了起来,甚至见到他都只是瞪他一眼就走开了。
  “猪都会飞了吗(Pigsmightfly)②?”哈利的纳闷之色溢于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