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昨日之门 > 078 副所长单杰

078 副所长单杰


  (不要再拿催更票诱惑我啦,我是不会屈服的!!!)
  余杉呆呆的怔在那里,想不清楚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也不知过了多久,余杉感觉有人拍了下自己的肩膀,他茫然的转过头,入目的是熊孩子那张喜庆的圆脸。
  “杉子哥,你跟这儿发什么癔症呢?”
  发癔症……如果发癔症能让余杉想明白这一切的因由那还好了呢,他心中疑惑万千,却偏偏没法说出口。余杉苦笑着摇头。
  “到底怎么了?嫂子见你一个人跟傻子似的站在这儿发愣,都担心坏了。我是怕你有事儿,抢着先过来找你。哎你倒是说话啊。”
  余杉继续摇头:“没事儿,真没事。走吧,去找单杰。”
  “找他干嘛?”
  “还钱。”余杉言简意赅,他没说的是,他还要确定单杰的现状,以及让单杰帮个忙。
  等上了车,余杉装作没事儿人一样,只说刚才在店里想起了过去跟乔思的种种。但接下来的路途上,余杉拧着眉,变得沉默不语。任谁都看得出来余杉心事重重。车里的空气压抑得让人窒息,小胖子熊海开始变得焦躁不安,赵晓萌担忧的从后排伸出手,悄悄握住了余杉的手。感受着媳妇的担忧,余杉回过头努力挤出笑容,用力握紧了赵晓萌的手。
  熊海咳嗽一声,忍不住打破车厢内的沉寂:“杉子哥,过去的事儿都过去了,这人啊,还得向前看。”
  这是常理,可偏偏余杉遇到的事儿打破了常理。过去的事儿不但过不去,还在不停的影响着现在。余杉嘴上敷衍着,脑子里依旧在琢磨着重重疑云。
  单杰的工作地点很偏,离市区足足有三十多公里,在一个叫三树的小站点。单杰所在的铁路派出所虽小,五脏俱全。一个所长,仨副所长,俩兵。哦对了,到了八月份没准就变成一个兵了,有位老铁路警察八月份退休。
  辉腾开到地方的时候是下午两点过十分。仨人下车的时候,所长同志的车紧跟着也开了回来。所长同志是个自来熟,降下车窗冲着熊海喊:“你这新款帕萨特挺猛啊,我开速腾在后头追了二十多分钟愣是没追上。”
  熊海:“……”
  小胖子熊海都快哭了,耷拉着一张脸指着辉腾的logo欲哭无泪。
  所长是个爱车的,下车一瞧:“咦?辉腾啊。难怪跑这么快。诶?你们有什么事儿?”
  小胖子咬牙切齿,这会儿恨不得把所长吃了。旁边儿的余杉赶忙说:“我们找单杰。”
  “哟,找单杰的啊,那你们跟我走吧。”
  所长背着手,领着仨人往里就走。拐个弯,一把扭开左手第二间办公室,一进门所长同志就不高兴了,冲着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单杰嚷嚷起来:“小单,小单!”
  单杰猛的惊醒,睡眼惺忪,整个人都处于懵逼状态。抻着懒腰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总算瞧见所长了:“所长,你叫我?”
  所长没好气的指着石英钟:“你看看这都几点了,怎么还睡觉?这要是群众来办事儿找不着你怎么办?”
  “不能!”单杰晃着脑袋说:“我又没走,谁来找我一敲门我就醒了。”
  “那影响也不好啊。”
  单杰陪着笑说:“那我回头注意。”
  所长一瞪眼,虎着脸说:“别嬉皮笑脸的,你这不是一次两次,天天这样。昨儿晚上是不是又打麻将了?”
  “没有的事儿,所长你可别诬赖人啊。”单杰抱屈说:“我的情况您又不是不知道,上下班来回八十多公里,天天火车通勤,早晨五点就得起来,通勤车上还不敢睡,就怕一不小心坐过站。天天睡眠不足,我这能不困么?”
  “你不是有车么?开车上班,你早晨能多睡一个钟头。”
  “那不行!”单杰严肃的说:“我这级别又不给报销油钱,一天来回八十多公里,再算上维修保养,小半个月工资没啦。”
  所长被噎得没话说,一挥手:“得得得,我不跟你扯淡,你爱咋咋地吧。昨天让你准备的文件呢?赶紧给我瞧瞧,不行还得改。”
  单杰赶忙从桌面上抽出一本文件夹递过去,所长同志接过去,这才说:“诶对了,有人找你。”
  单杰是近视眼,度数不高才二百,他这人还嫌眼镜框卡着鼻梁难受,除非是开车,一般情况下都不戴眼镜。这会儿仔细一瞧,这才瞧见仨人。
  “哟,熊孩子,还有杉子,诶?弟妹也来了?今儿是什么日子啊,来的这么全乎。”
  所长招呼一声,拎着文件走了。单杰起身,热情的招呼仨人坐下,又殷勤的找来杯子给倒了茶水。待坐下来,单杰看看熊海又瞧瞧余杉,这才说:“你们俩怎么凑一起了?”
  还在因为辉腾运气的熊海撇清说:“别看我啊,跟我没关系,我就是一开大号帕萨特的车夫。”
  余杉眼瞅着身体完好、健步如飞的单杰,心里长长的舒了口气。他改变了过去,单杰的命运重新回到了正轨,这一切都没白忙活。
  单杰被余杉瞅得发毛:“诶?杉子,你这眼神可不对啊。”
  “别扯淡!”余杉笑骂一嘴,转头看向赵晓萌,后者打开背包拉链,从里面抽出两捆钞票。余杉接过来,拍桌子上推到了单杰面前:“头一件事儿,还你钱。给你利息估计你得翻脸,那就不给了,等周末我好好安排你。”
  “咦?”单杰诧异了:“你哪儿来的钱?”说着还挠挠头,疑惑的说:“不对啊,昨儿我刚打听了下,鲁海鹏那小子还没抓着呢。”
  “跟他没关系。”余杉将之前的瞎话重复了一遍。听得单杰那叫一个目瞪口呆,好家伙,当初五千块买一幅画,没成想到今天卖出去二百多万。
  目瞪口呆之后,单杰忍不住叫道:“诶呀我去,我咋没摊上这种好事儿呢?”顿了顿,他似乎突然想起点什么:“诶?我老丈人老早以前就爱买稀奇古怪的玩意,回头我得去看看……熊孩子,你把老教授电话给我留一个,说不定我就能用得着。”
  “你可拉倒吧,”熊海揶揄道:“人家章教授擅长的是当代字画,你老丈人信佛,买的都是蜜蜡、琥珀、紫檀木、金刚手串,跟人家章教授不搭嘎。”
  “这样啊。”单杰咂咂嘴,甚是惋惜。过了没一秒,这家伙突然神色不善的看着余杉,乐滋滋的说:“杉子,你现在算暴发户了吧?周末安排我档次可不能低喽……这几年竟是我请的你,我跟你说啊,我这心里早就不平衡了,就憋着劲儿等着你成大款好好宰你一顿呢。”
  余杉笑了:“没问题,地方你挑,菜你点。一顿不满意就两顿,直到你心理平衡为止怎么样?”
  单杰一拍桌子:“妥了!”
  说笑过后,余杉正色说:“这次除了还钱,我找你还有点事儿。”
  “啥事儿啊?”
  余杉皱着眉头,组织了下语言说:“借你这身虎皮去调取几个监控,我打算查点事儿。”
  “这可不太好办,”单杰说:“你要是铁路派出所辖区都没问题,我找找同事、朋友总能说得上话。可你要是在铁路警察辖区之外,我就插不上手了。”
  余杉说:“没那么严重,你就跟我走一趟就行,不用你说话。”
  “那行,杉子你什么时候需要我配合?”
  “那得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最好快点,时间长了我怕监控视频被覆盖。”
  “这样,我去跟所长说说,”他看了眼石英钟说:“现在两点半,提前走一会儿应该没问题。”
  单杰起身健步如飞去找所长,过了能有几分钟,单杰推开门说:“走吧,我跟所长请完假了。”
  一出门单杰就瞧见那辉腾了,说:“哟,熊孩子你又换新车了?”
  小胖子都快抑郁了,趁着单杰没说车名,抢在前头说:“杰哥你瞧好喽,别人顶账给我的辉腾,不是新款帕萨特啊。”
  单杰一撇嘴:“别瞧不气人啊,辉腾我还不认识?”
  咦哟!小胖子心花怒放,总算找到知音了。这厮蹿过来抱住单杰的胳膊:“杰哥哎,你以后就是我亲哥。你是不知道啊,特么的这一天给我整的,碰个人就说这是大号帕萨特,都特么快给我整出心理疾病来了。”
  “是啊?这款车确实太低调了。”
  “谁说不是呢?整的我都想赔点钱随便换辆车了。”
  “咦?”单杰眼睛亮了:“想换车你找我啊。”
  “你有门子?”
  “没门子,我那儿还一辆车呢。”
  小胖子神色一滞:“你可别闹了杰哥,你那开了七、八年的破桑塔纳能值一万吗?”
  “那可不止,两万都挡不住。别跑啊,我再给你添点不就完了。”
  四个人说说笑笑上了车。单杰说没开过辉腾要感受一下大号帕萨特开起来是啥感觉,小胖子熊海乐得清闲,坐在了副驾驶。辉腾离开小小的派出所,上了省道,朝着市区往回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