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梅甜如蜜:竹马翻墙来 > 第299章 是我自恋了?

第299章 是我自恋了?


  目光狠戾的盯着夏歆童,看得出,她真的很讨厌夏歆童。
  
  只是,一直在隐忍着而已。
  
  夏歆童心情本来就很糟糕了,这会儿,龙倪又给她脸色看,自然是不好气的,“我本来是不想来的,是你们非打电话喊我来,这会儿我来了,你们又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我想,我还是走吧!”
  
  心情真的很烦呐!
  
  冷笑一声,龙倪倪继续冷嘲热讽,“可以啊夏歆童,脾气倒是不小啊!试问,你有什么好拽的,若不是爸爸一味要喊你到家里来吃饭,你觉得我们会欢迎你来吗?哼,瞧你一副穷酸样,爱走就走,只是,下次不想来的时候记得提前打个电话告知一声哈,免得害我们在这干等,真是扫兴。”
  
  语毕,一脸鄙夷的白了夏歆童一眼。
  
  龙倪,夏鹏辉与龙思佳的小女儿,也是龙墨的亲妹妹,比夏歆童小1岁,13,上初一,就读于寿春中学,同样是所私立贵族学校,之所以没跟夏歆童一所学校,是因为讨厌见到夏歆童。
  
  准确的说是讨厌这个跟她同父异母的姐姐。
  
  当然,她龙倪的字典里,可从来没认夏歆童是她的姐姐。
  
  只因,瞧不上!
  
  顿足,转过身,夏歆童好笑的看着她,“龙倪,请你说话注意点,我们家虽然没你家过得富裕,住的房子也没你家宽敞,但是,我并不觉得我们家有多穷,还有,请你别老是在我面前摆出一副瞧不起人的姿态,我夏歆童不屑,若你再继续对我恶言相向,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要知道,兔子被惹急了还咬人呢,而我,就是那只兔子。”
  
  老虎不发威,真当她是病猫是吧!
  
  正好,她现在心情也很不爽!
  
  一旁,龙思佳见她们吵起嘴来,自然的是要上前打圆场的。
  
  虽然,她也挺不喜欢这个私生女。
  
  “好了,你们都少说两句吧,等会儿被你们爸爸听见可就不好了。”
  
  龙思佳嘴上虽这么说,但是言语中明显是向着龙倪那边的。
  
  这也更加给了龙倪坚强的后盾。
  
  夏歆童本来是想就这么走的,若不是因为顾及今天是爸爸的生日不想扫兴,她是万万不可能留下来的。
  
  很快,龙墨也从楼上下来了。
  
  见夏歆童这会儿到了,自然是热情有加。
  
  餐厅上,夏歆童被安排挨着龙墨身边位置。
  
  夏鹏辉自然是坐在正中央位置的。
  
  而龙思佳跟龙倪挨着坐。
  
  今天是夏鹏辉的生日,本来是想在家里举办生日派对的,因为夏鹏辉喜欢低调,只好,按照他的意思来,简单的吃个饭庆祝下。
  
  “童童,听说你最爱吃可乐鸡翅是吗?所以,爸爸今天特意吩咐了厨房,你一定要多吃点知道吗?”说着,夏鹏辉体贴的夹了根放在夏歆童的碗里。
  
  眼里是道不尽的宠爱。
  
  看到这一幕,龙倪自然是醋意猛增的。
  
  当即筷子往桌上一放,嘟着嘴,生气道:“爸爸,你偏心!”
  
  继而,目光恶狠狠的落在夏歆童身上,活生生一副她夺了她父爱的架势。
  
  对于这一切,夏歆童全程选择漠视,只因,她早已料到。
  
  也是,龙倪争风吃醋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每次不都这样吗?所以,她真的习惯了。
  
  低着头,勉强的吃了两口,夏歆童随即放下手中筷子,努力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牵了牵嘴角,淡淡的说:“我吃饱了,没什么事的话,爸,我先回去了。”
  
  虽然脸上是笑的,可喉咙却哽塞得厉害。
  
  心里头划过一道苦涩,她真的累了。
  
  记忆中,这样的情景已不知上演几回,每次心情都不愉快,既然如此,她想,她以后也许不会再踏入夏家半步。
  
  只因,不想扫了大家的兴,而她,原本就不想来。
  
  见她这就要走,夏鹏辉自然是不同意的,嗯,龙墨也是。
  
  起身,夏鹏辉挽留,“童童,这蛋糕还没吃呢?怎么能就这样回去。”
  
  “是啊,歆童,等吃完蛋糕再回去吧!”龙墨接话。
  
  这个家,或许只有夏鹏辉和龙墨对她是真心的。
  
  摇头,夏歆童欣慰道:“谢谢,我真的吃饱了,而且也不晚了,妈妈她该担心了。”
  
  她定是不可能多做久留的,只因,不想跟龙倪闹翻,更不想自己心情受影响。
  
  最主要的是今天又是夏鹏辉的生日,若因为她而破坏了气氛,她会过意不去的。
  
  见她执意要走,夏鹏辉自然是猜到了什么,神情凝重道:“既然你执意要回去,爸爸也就不勉强你了,嗯,我这就让陈嫂给你切块蛋糕带回去。”
  
  龙倪闻言自然是不答应的,情绪激动道:“可是爸爸,你这蜡烛还没吹呢而且还没许愿呢?怎么能切?”
  
  龙思佳同感,“是啊鹏辉,这还没许愿呢,如果就这么直接切的话不太好吧!”
  
  “这有什么的,不过都是些表面形式而已,没关系的。”夏鹏辉不以为然,态度坚定。
  
  见夏鹏辉执意,龙倪不乐意了,怒:“爸爸,你刚才吃饭的时候偏心也就算了,现在又因为她说要提前走,而搞特殊,我真的接受不了。”
  
  龙倪虽然才13,忌妒心已非常强,还有,争风吃醋又貌似是她的专长。
  
  伸手指向夏歆童,龙倪眼里怒火明显。
  
  杵在原地,夏歆童烦透了这种剧情。
  
  扯了扯嘴角,好笑的说:“龙倪,其实你不用情绪这么激动的,蛋糕我是不会要的,所以,你放心吧!”
  
  语毕,径直从餐桌前离开,脸上带着笑,然而,眼里泪花明显。
  
  心里头划过一道苦涩,她不明白,龙倪为什么老是排挤她,难道只是因为她的出现吗,所以,她担心她会夺走她的父爱,所以才……对她不友善!
  
  可是,她都已经失去父爱8年了,这会儿爸爸对她好点也有错吗?为什么龙倪非要这么小心眼,非要跟她争!
  
  轻咬着下唇,夏歆童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然而,心里委屈极了。
  
  耳边,夏鹏辉生气的指责着,“倪倪,你太不懂事了,你姐姐她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而且很快就要回去了,况且,她是专门来给爸爸庆生的,爸爸对她好是应该的,你若再这样无理取闹,别怪爸爸以后不疼爱你了。”
  
  龙倪本来就已对他意见很大了,这会儿又听他这么说,情绪更加激动了。
  
  咆哮道:“爸爸,你本就不疼爱我,你以为我不知道吗?自从她出现,你心里,眼里就只有她一人,我和哥哥,你对我们的爱又只剩多少?”愤怒的将手指向夏歆童,龙倪早已哭得泣不成声。
  
  看得出,她真的很难过。
  
  可是,夏歆童的心情也同样好不到哪去。
  
  这一切,在她看来,不过是龙倪在无理取闹罢了,至始至终,她都没有要跟她争夺父爱的意思,6年前,若不是夏鹏辉找上门,若不是因为那场车祸,或许,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还有一个父亲存在。
  
  最可笑的是,夏鹏辉偏偏在那时救了她一命,这份恩情,她定是要还的。
  
  因此,她才不得不和他相认,不得不喊他一声爸爸!
  
  “够了!”夏鹏辉铁青着张脸,怒。
  
  龙倪难过的看着他,辩解,“我又没说错。”哭红的双眼,叫人心疼不已。
  
  一旁,龙思佳心情沉重。
  
  看到龙倪受委屈,她的心比谁都疼。
  
  “鹏辉,倪倪说的并没错,你不应该对她那么大声的。”
  
  语气明显带着指责的意思。
  
  板着张脸,夏鹏辉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若不是顾及夏歆童在场,或许他会……
  
  “对不起阿姨,因为我的到来,害你们闹得不愉快了,阿姨你放心,以后,我可能不会再来了。”
  
  抿唇,夏歆童强忍着不让泪水流下来,而她之所以这么说,只是因为不想让夏鹏辉太为难。
  
  礼貌的跟对方点了个头,夏歆童抬脚离开。
  
  院子里,龙墨追了出来。
  
  龙墨比夏歆童大一岁,今年15,个高帅气,是个公认的美男子。
  
  再加上他打扮潮流,在学校,自然是很受青眯的。
  
  而喜欢他的花痴们,更是早已排起了长龙。
  
  “歆童……”他喊住了她。
  
  顿足,拭去脸上的泪痕,夏歆童转过了身,“龙墨。”因为哭过的原因,声音略带沙哑。
  
  “我送你吧!”
  
  “不用了,我自己搭公交回去就可以了。”夏歆童婉拒。
  
  “这怎么行,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况且,你一个女孩子的,若真遇到坏人什么的可就危险了。”龙墨坚持。
  
  “哪有那么严重。”夏歆童并不以为然。
  
  “我说的是真的,就让我送你回去吧,也放心点。”
  
  说着,龙墨已主动走到她前面。
  
  夏歆童怔愣,在略作迟疑后,她才跟了去。
  
  公交站台上,俩人并肩而立。
  
  “龙墨,谢谢你,还劳烦你亲自送我回去。”
  
  其实,她并不放心他送的,因为,来回路程比较远,再加上,龙墨也还只是个未成年,万一,真如他所说的遇到坏人什么的,她可就成为罪人了。
  
  嘴角微微扬起,龙墨道:“嗯?我们什么关系,还用得着道谢吗?这,会不会太见外了。”
  
  说着,不忘朝夏歆童放了个电眼,痞子十足。
  
  瞬间,夏歆童被堵得无言以对,心里头暖暖的。
  
  不可否认,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哥哥,其实她听开心的,因为,她终于也有一个疼爱她,护着她的哥哥了,这是她很小很小的时候的最大愿望。
  
  有一天,当愿望真的实现了,那种喜悦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
  
  而在她人生最低谷最痛苦的那段时间,也是龙墨他一直陪伴着她左右,护她安好。
  
  这份恩情,恐怕她这辈子都无以回报。
  
  刚开始时,本以来龙墨是个很难相处很难靠近的高冷男,然而,当真正接触了,打交道了,才发现,其实不是这样的,龙墨他恰恰是个大暖男,虽然,只针对她一人。
  
  想到这里,目光欣慰的落在龙墨身上。
  
  在感觉到她投来的眼神时,龙墨缓缓的扭过头,四目相对,龙墨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嗯?怎么了?怎么这样看着我,嗯,是不是突然发现我很帅?然后,忍不住喜欢上了。”
  
  “嘻嘻……”
  
  在她面前,龙墨好像永远都是一副不假正经样,其实,不是的,他只是故意在逗她笑。
  
  看到她笑,他才放心。
  
  “笑什么?难道不是吗?是我自恋了?还是……”眉间微挑,龙墨故作郁闷道。
  
  “都不是。”忍着笑意,夏歆童摇头否认。
  
  在得到她的肯定回答,龙墨有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点头,夏歆童接着说:“其实,我笑是因为……你……你……”
  
  话到一半,夏歆童故意卖起了关子。
  
  “嗯?”
  
  这会儿,倒是将龙墨急得不要不要的。
  
  四目相对,夏歆童摇指说道:“恕不相告。”
  
  龙墨一怔,当即脸色一沉,“夏歆童,你这是在耍我玩吗?”微眯了眯眼,一副仿佛要将她看穿的架势。
  
  眼珠子一转,夏歆童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嗯嗯!”
  
  意思是她真的是在耍对方玩。
  
  而且是毫不畏惧的。
  
  而她似乎也已意料到了龙墨接下来要做什么,所以,还未等龙墨的魔爪像她伸出,夏歆童已拔腿逃跑。
  
  而此时,235路公交正好缓缓驶来。
  
  门打开,夏歆童急速的跳上车,就在车门即将关闭的那一刻,龙墨上车了。
  
  最后排座位上,夏歆童耷拉着脑袋,时时刻刻准备着挨批。
  
  随着某人的脚步渐渐靠近,一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加强烈。
  
  果然,如预料中的,下一秒,某人已毫不留情面的揪起她小耳朵,兴师问罪,“嗯?夏歆童,你不是很能躲吗?怎么?这会儿无处可躲啦!”
  
  说着,嘴角勾起一抹邪恶,一副你死定了的态度。
  
  扭曲着张脸,夏歆童一脸痛苦道:“龙墨,你非得这么做吗?揪耳朵很痛耶好不好!”语气带着恳求。
  
  这一刻,她才深深的体会到什么叫欲哭无泪,什么叫自作自受,又什么叫咎由自取,惹祸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