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莽传记 > 第二百五十六章、有心算无心,上官遭大难 中 新

第二百五十六章、有心算无心,上官遭大难 中 新

大秦末年,秦皇胡亥昏庸无能,酒池肉林,杀害忠良,屠戮贤德,重用奸佞,践踏国民。
  天下百姓流离失所,怨声载道,无家可归。
  举目瞭望华夏大地,浮尸百万,血流成河,遍地腐骨,群狼啃尸,千里肥沃之地竟无一户人家。
  至此危卵之际,不甘压迫的百姓纷纷揭竿起义,爆发了史上规模最大、同时也是史书记载最为详细、最为惨烈的一次农民起义。
  在这次起义大军当中,有两位英豪拔身而起,投身洪流,众望所归,成了起义大军首领。
  这两人,一人名曰刘邦,一人名曰项羽。
  他们兵分两路,夹击大秦皇都咸阳。
  兵锋所至,无坚不摧。
  势如破竹,锐不可挡。
  天下大势,瞬间成了一个不可破解的定局,大秦国运崩溃在即。
  于此同时,镇守边关的大秦皇朝精锐“十八路诸侯”以及姬王后代“云天十将”见到皇朝气数已尽,危在旦夕。纷纷倒戈,逐鹿天下。
  以胡亥为主导的大秦皇朝在这种内忧外患风雨交加之境,终于分崩离析,被刘邦和项羽两路起义军攻破皇都。
  当时大秦精锐十八路诸侯和姬王后代“云天十将”看到刘邦和项羽两人天命所归,大势已成,自己无法击败他们称雄登帝,于是打算一起卸甲归隐,不再过问世间俗事。
  但是,枭雄刘邦运筹帷幄老谋深算,精通人心变化之道,他对此事早有警觉和预料。
  因此在众将归隐前一天,刘邦效法先贤,特地孤身一人前往诸侯军营阵地。密谈磋商天下大势,希望他们都能归顺自己。
  刘邦和这二十八人密谈之事极为保密,世人皆不知他们之间究竟达成了什么协议,不知他们说了什么大事。
  天下百姓只知道刘邦自那天过后突然背弃前盟,密令“兵仙”韩信率领百万大军对项羽统领的起义大军展开了最后定鼎天下之决战....
  根据后来野史记载,十八路诸侯和姬王后代“云天十将”皆都归隐在了一个名叫“云台”之地,藏匿十万秦军精锐“兵马虎符”于民间。
  成王败寇,天下一统。
  经过乌江一战,霸王项羽不敌刘邦,同爱妾虞姬双双自刎乌江,血洒楚河。
  刘邦取胜后顺势封天称帝,立西汉皇朝。
  西汉皇朝历景文之治,百姓修养生息,国民恢复。
  后汉武帝立志超越祖龙秦始皇,开疆扩土,大规模西征匈奴,南逐蛮夷,东伐扶桑,北镇鲜卑,威势一时无两,西汉皇朝气运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之境。
  然而,正所谓阴阳轮转盛极必衰,在汉武帝后期末年,西汉皇朝已经开始显现颓废败落之势。再加上汉武帝连年征战,劳民伤财,景文两帝辛苦积攒数十年的底蕴和财富挥霍一空。
  如此这般,到了西汉末期汉衰帝刘欣之时,皇朝每况日下,显现出了和大秦末年一般景象。
  天下又是大乱,群雄再次逐鹿!
  天下大势分分合合,有盛必有衰,此乃天地至理,根本无法逆转。谁也不能保证有千年不倒皇朝,也无法保证有万年不灭世家.......
  --------
  后世新元1968年秋,华夏大地“天灾不断”,百姓颗粒无收,粮仓重地河南首当其冲....
  在这河南大地,有一座小县城,名曰龙城。
  在龙城当中,有一户人家,主人翁名曰王祖,女主名曰陈凤。两人养有一儿,名曰王龙。
  王龙今年二十有五,因家境贫寒之故暂未娶妻。
  此人身高七尺,前额微微隆起,剑眉飘逸,瞳孔有神,双耳垂悬,长有一副标准帝王相。
  在他出生之际伴有天地异象,神龙虚影倒悬,故而其父为他命名“王龙”。
  因“时代”和“大国环境”等诸多因素之故,王龙虽得其父王祖喜爱,但也不曾上过学,只微微认得几个大字,略知一些野史典籍。
  现今整个河南大地天灾不断,百姓衣不裹体,食不日餐,开始了逃亡大迁徙之途。
  王龙跟着老父老母随众乡民跋山涉水,躲避抓捕壮丁追兵,一路朝着鱼米锦绣之乡江浙一带窜逃而去。
  此刻王龙一家随部分逃亡迁徙百姓,来到了济宁一个名叫“移天谷”的山洞。王龙刚刚坐定下来,突然有一道清丽声音在他耳旁响起。
  “王龙哥,要是我们真能活着到达江浙那边,你以后准备干什么?又有什么愿望?”
  这个说话之人是个女人,今年刚满二十,是王龙家隔壁邻居,名叫李霞。
  李霞看着后方有数之不尽死尸,心里非常害怕,脸色煞白。
  那些死尸都是逃难饿死之人,腐臭冲天,蛆虫衍生,人数多不可数。
  可以说,在这次逃难大军当中,还活着的人已经不足原逃难大军十分之一二。
  且这些人虽然还活着,可实际上离死也不远矣。一个个面目浮肿,眼神黯淡无光,身躯摇摇晃晃。被饿的全身无力,身如干柴。
  此刻,这位李霞就是如此模样。
  处在豆蔻年华的她看起来像个四十多岁的妇女一般,憔悴枯槁。
  王龙听到李霞说话,转向看了看四周。
  当看到四周百姓惨状,双眼血丝弥漫,恨意十足,“李霞妹子,要是我真的能够活着到达江浙地区,我以后一定多种粮食,接济天下百姓。
  至于愿望,我想做官,做大官。我要让所有百姓都能够“真正拥有”属于自己的田地,“谁”也不能夺走。我希望天下百姓都不要和我们这样挨饿受冻,衣不裹体....”
  “哎,傻孩子,你是真傻啊!”
  一旁李霞的父亲李朗叹息一声:“王龙啊,不是叔瞧不起你,你的这个愿望根本不可能实现。你什么都没有,如何去做官?
  呵呵,或许真有自作孽不可活一说。当年我们这一代做错了事,现在报应来了,落到了你们这一代头上,哎....”
  说到这,他长叹一声,止住了话语,没有继续说下去。
  他的眼神透发凄凉,充满愤慨,但更多的是无奈。
  “小龙,你不要胡说八道,快快歇息去,等下我们还要赶路呢。”
  王龙的父亲王祖斥责一声,随后对着老婆陈凤道:“娃他娘,自打小龙出世起,我们就盼着他有朝一日能够出人头地,能够成龙,能够光宗耀祖,现在看来实属荒唐了。”
  话语刚说到这里,他的心头忍不住一阵揪心,带着一丝不甘的语气揣测询问道:“你说是不是他这个名字取得不太好?小龙生来伴有异象,理当一生荣华富贵。可你看他现在这个模样,和那些异象完全不符啊...”
  陈凤一听这话,顿时恍若拨云见日,觉得大有道理。
  俗话说名随其性,性随其命,陈凤也认为王龙的名字可能是不太好,克了他的富贵命。
  略微想了想,回道:“老王,小龙生来就有异象伴随,且还长了一副富贵像,算命的老先生都说他今后必定大富大贵。依我看,他还是没有到富贵之时。
  “龙”是我们的图腾,受人膜拜。小龙名字当中有“龙”字,看来他是被这个“龙”字克到了,受不起“龙”命。你是他爸,赶紧给他改了吧,免得拖累了我们小龙。
  再者说来,小龙要是真的能够达到江浙那边,那他还不是要改个名字?要不然被后面那些人查到了,他们定要将小龙抓去充徭役。”
  “恩!”
  王祖点头,缓缓站起身,背负双手不停来回走动,给王龙另想其他名字。
  但是,他也就一个普通庄稼汉,大字都不认识一个,又哪里能够想到什么好名字?
  在他的脑海里,尽是一些“富贵、祥荣、平安、兴德”之类的词汇。
  正值他为难之际,少女李霞突然大叫了起来,身形暴退而去,高喊道:“啊,蛇,有蛇,有蛇啊....”
  原来在李霞正前方不远处,有一条罕见白蛇突然从一个旮旯里窜了出来。
  这条白蛇有两米多长,半个手臂粗,蛇头上还长有一个红冠,气势很凶猛,一下子就把李霞给吓到了。
  “蛇?哪里有蛇?李霞妹子,蛇在哪里?”
  王龙此时正饿的头昏眼花,突然听到李霞说有蛇,立马激动了起来,浑身有劲。从一旁尼龙麻袋里拿出一把锋利菜刀,另一手从地下抄起一块石头。
  他一手持着刀在石头上来回磨了两下,杀气腾腾冲到李霞跟前叫道:“李霞妹子,你不要怕,快告诉我蛇在哪里。我抓来剥皮顿一锅蛇汤,大家都喝上两口解解乏。”
  李霞躲在王龙身后,抬手指着蛇道:“在那里,王龙哥,蛇在那里,你快去打死它。”
  王龙顺着李霞指的方向一眼望去,果然看到了一条白蛇半盘在石头堆里,蛇信子来回吐纳,凶光乍现。
  “好家伙,这蛇恐怕都有三四斤重吧?大补啊。”
  王龙看到那条白蛇后,满脑门子都是蛇羹汤,心里非常兴奋。
  舔了舔开裂的干唇,持刀暴跳而起,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他像是神王开山一样,挥动菜刀直朝白蛇头剁去。
  “龙儿,小心。”
  王龙的母亲陈凤此时也看到了这条白蛇,当见到白蛇十分粗壮,非常威猛,心里很害怕,担忧儿子会被蛇咬到,满带焦急之色大叫了起来。
  “老娘,没事,一条烂蛇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您老就等着喝蛇汤吧。”
  王龙信心满满,压根不在乎这条白蛇的威势。
  只要不是几十米长、人腰粗的大蟒蛇就行。他自问自己有刀在手,完全可以将这条白蛇斩杀当场。
  “咻....”
  一刀下去,王龙并没有砍到蛇头,那条白蛇竟然滑溜无比躲了过去。
  兹兹兹,兹兹兹!
  白蛇受到挑衅,更加凶猛了起来。
  面对有刀在手的王龙,它不仅不逃跑,反而有种要咬死王龙的架势。
  随后,白蛇快速移动身躯,蛇头忽上忽下,忽左忽右不停攻击王龙。
  在菜刀刃口反光照射下,众人清晰看到了白蛇那两颗长长的毒牙。料定要是有人被它咬到一口,绝对必死无疑。
  “好孽畜,竟敢咬我?我要活活拔了你的皮。”
  王龙看到自己一刀下去竟然没有砍到蛇头,反而差点被蛇咬到手腕,顿时大怒,面目通红。
  他脚步后移,身体前后左右晃荡不停,寻找时机,要一刀绝杀白蛇。
  这时,王龙的父亲王祖见到白蛇后,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名字,高喝道:“我想到了,我想到了,我已经想到小龙的名字怎么改了。”
  “小龙,你以后就改名王莽,不要再叫王龙了。莽贱历九劫方可成龙,猫贵遭九难方可毙命。你现在还年轻,担当不起龙的命。你只有改叫王莽,你才能受得起你出生时有神龙虚影守护的富贵命。”
  “王莽?”
  正在和白蛇对敌的王龙闻言,顿时一个跌蹙,差点摔倒在地。
  王莽是一个历史名人,且还不是什么好人,王龙对于这事道听途说过一二,只是知道的并不详细。
  现在听到老父要将自己的名字改成王莽,立马不乐意了。
  但不乐意归不乐意,老父的话还是要听的,不能随便忤逆了,要不然就是大逆不道,是不孝子。
  王龙不言不语,专心对付白蛇,打算杀了白蛇之后再来和老父说说名字之事。
  然而,当王祖喊出王莽这个名字之时,那条非常狡猾凶猛的白蛇不知何故竟然愣在了那里,不闪也不避,好像是中了邪。
  “好机会,孽畜,我看你现在还死不死。”
  王龙不知道这条白蛇发什么神经,但见白蛇不动,立马抓住时机,一刀砍了下去。
  “呲...”
  这刀他用了十二分力气,一刀落下,蛇头立马被砍断,蛇血飞溅出来。
  当下,有一道血光直冲王龙面上,直把王龙的脸部染的猩红,看起来有些狰狞。
  在蛇头被斩落下来的瞬间,蛇头上那个红冠竟然射出一道幽暗光芒,直冲王龙眉心,刹那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砰,砰,砰!”
  白蛇被斩,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枪声。
  枪声过后,有数个人大喊了起来,威胁诸多逃难百姓。
  “躲在山洞里面的人都给我出来,要不然我就开枪了。”
  这是后方那些抓捕壮丁的追兵赶到了,他们要将这些逃难百姓全部带回去,不允许他们逃离河南,不允许河南成为一座空城。
  “不好,那群混蛋追过来了!”
  躲在山洞歇息的百姓听到追兵高喊,听到枪声,脸色大变,双目滴血。
  “这是天要亡我,天要亡我啊。辛苦种植一辈子的粮食不归我等食用,全部都要上缴,我们回去之后还不是死路一条?难道历经多年大劫大难,我们还是不能摆脱奴隶的命吗?”
  逃难乡民高呼不断,皆都跪倒在地膜拜苍天,大骂天道不公,人道不平......
  “小龙,小龙,你快躲起来,千万不要被他们抓了去,快。”
  王祖深知其中利害,想让自己的儿子躲过一劫,不想看到他一辈子就这么给毁了。
  “躲?能够躲到哪里去?这个山洞就这么巴掌大的地方,外面又被那些人堵住了洞口,逃不了了。老王啊,认命吧,已经没有办法了。”李朗带着死灰般的面容叹道。
  “我.....”
  王祖被李朗这话反驳,哑口无言。
  愣了一会儿,他抄起一块大石不停敲打山洞内壁,企图砸穿一条通道出来让王龙逃离。
  他这等没有丝毫作用的举动看起来虽然十分幼稚,但是众人没有一个去嘲笑他,皆是一脸无奈。
  咚,咚,咚!
  洞壁在石头快速凿击下掉落无尽灰尘,但王祖还是没能撼动石壁分毫,打不穿石壁,一切举动都是徒劳无功。
  他那枯槁的手掌在凿击过程中鲜血淋漓,王龙见状,大喊道:“老爹,不要凿了,不要凿了,没用的,我们出去吧。”
  “哎....”
  王龙这句话像是压塌了王祖最后一线希望,整个人颓废不已。
  他似乎已经看到了王龙今后的命运,心中颤栗,面若死灰。
  “咻!”
  这时,原本被砍落在地的白蛇头突然一跃而起,咬到了王龙喉咙,毒牙深入咽喉。
  顷刻之间,他就面部发黑,蛇毒弥漫周身,眼神迷离,头脑发胀。
  噗通!
  他的身体本来就虚弱不堪,此刻蛇毒发作,立马倒地不起,浑身冰凉。
  “啊,不…不…”
  王祖没想到还有这么一个变故发生,现在看到王龙就要被毒死,顿时眼眶欲裂。
  他一手拍落蛇头,一手扶起王龙,张开大口吸出王龙喉间毒血。
  轰隆隆!
  轰隆隆!
  这时,高天之上突然雷鸣不断,闪电不停,风云变幻,天地失色。
  原本晴空万里的高空瞬间黯淡下来,乌云盖天,伸手不见五指。
  星辰移位,天狗食日!
  随后,原本只在夜间出现的北斗七星莫名闪现,连成一条直线,形成一个无与伦比的壮观景象。
  天狗食日,七星连线,两种百年难得一遇的异象竟然在暴雷闪电交加的时候同时出现。
  轰隆!
  咔嚓!
  山洞在暴雷猛烈轰击下终于崩塌,巨大石块掉落下来,处在石洞内的百姓皆遭大难,全部被砸死,没有一个人幸免。就连刚刚赶到洞口不久的那些追兵也没有一个人逃脱,皆都受到牵连,被暴雷和石块劈死、砸死。
  众人身死过后,天上的北斗七星冲下一道白光,直射王龙身体。
  原本深藏王龙眉心那道白蛇红冠射出的光芒冲出,和七星白光相互融合,形成太极,形成漩涡。
  随后,王龙身体被漩涡带到了半空中,不停旋转,速度快到了极点。
  到了最后,几乎看不清王龙身体模样,只能微微见得一点光芒在半空闪烁。
  咻!
  没过多久,天狗食日异象消失,烈日重新破云而出照耀大地。王龙身体被烈日一照,竟然化作光点四散而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