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新亡命三国 > 第一百零六章 跛叔

  鲧爷实则乃是加勒比岛的一名小头目,此番歪打正着之下竟然将你与郭嘉一举擒拿,当真有几分戏剧之感。不过眼下你顾不得忧虑典韦等人是否能够搭救自己,而是对这加勒比岛的岛主产生了几分好奇之心.
  “志才兄,以汝经天纬地之才,这加勒比岛的岛主断然不会屈才若此,如今却被囚居于此,着实令人费解?”纵然郭嘉心思机敏也百思不得其解,是以柳眉微皱,扬声问道。
  “奉孝,说来惭愧,个中缘由也是戏某迟迟不肯屈服的原因!”戏志才苦笑一声,兀自摇头轻叹道。
  “愿闻其详?”郭嘉显然看出了戏志才的难言之隐,眼眸深处灵光乍现,似乎捕捉到了什么。
  戏志才的目光一凝,表情当下变得唏嘘不已,往事如风,却在记忆深处百转千回,层层晕开,对于加勒比岛的怪诞情愫竟也瞬息之间变得烟雨飘摇起来...
  “起床了,起床了!加勒比岛不养闲人!”恶狠狠的吆喝声恍若一阵惊雷唬得戏志才颇不自知地一阵哆嗦。
  自从被掳至加勒比岛已有数十日光景,戏志才乃一介谋士,纵有经天纬地之才也摆脱不了“百无一用是书生,手无缚鸡之力”的尴尬情境,是以,加勒比岛所谓的日常劳作对于其而言当真是苦不堪言!
  一名名大汉赤裸着上半身,皮肤黝黑,汗流浃背,亦步亦趋地或扛或抬着偌大的石料,往来奔走,戏志才亦是混迹其间,兴许是文人的那股子酸腐之气,却也显得卓尔不群。
  骄阳如荼,暑气滋蔓,戏志才孤寞的身影迎风萧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纵是傲骨铮铮也难架身心俱疲,当真是度日如年,苦不堪言!
  更有甚者,戏志才的身子骨偏弱,大多村野莽汉并不愿意与之为伍,众所周知,双人合力抬石当然是事半功倍,然而一人长此以往,在石料的搬运量统计上,戏志才的数据始终是辣眼的最后一名。
  加勒比岛之上有两座别致的楼阁,分别称之为风雨楼与沧海阁,取意于“风雨飘摇慰长天,一眼沧海是万年”,风雨沧海的意境确实源远流长。
  沧海阁,薄纱轻垂,随风轻曳,伴随着古筝的叮咚之声,原本“呼哧呼哧”搬送石料的众人竟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驻足倾听,陶醉其间......
  虽然这古筝之鸣百转千回,余音绕梁,但是无关乎是否通晓音律,只道其音靡靡,忽而小桥流水,潺潺如涌,忽而金戈铁马,气冲牛斗!
  一支笔屏气凝神,疲倦的脸庞上流露出几分悠游之色,化外之地竟然还能得闻如此佳曲又怎能不教其忘乎所以,陶然深陷。
  兴许是意境所致,戏志才原本浑浊冷漠的眼神之中竟绽放出熠熠光彩,连日的疲劳也似随之一扫而空,只见其信手一扬,手中早已采下了路边不远处一棵矮树上的嫩叶,唇齿轻沾,一曲叶华之章竟不期然间与古筝之声交相呼应。
  音波流转,如诉衷肠!当真是“空中几处闻清响,欲绕行云不遣飞...”
  “唱得红梅字字香,柳枝桃叶尽深藏。”
  ......
  “含羞敛态劝君住,更奏新声凤求凰。”
  佳曲本天成,妙手偶得之,戏志才与神秘人之谓也。
  高山流水遇知音,戏志才胸怀热忱,颇有相逢恨晚之慨。
  “噌!~”猛然间,弦崩之声炸裂,精妙绝伦的声乐之章竟是应声而止。
  “崩弦?不知道古筝的主人有没有弄伤手指?”戏志才喃喃自语,对于这位在古筝水平上颇有造诣的神秘人物心怀惺惺相惜之意。
  “想什么呢,快回去干活!”一名麻子脸的监工肥头大脸,凶神恶煞,此刻却是不解风情地冷声斥责道,之于此地,他们从不讲理,因为他们便是此地的王法,此地的天。
  戏志才向着沧海阁极尽目力,似乎抱着某种别样的希冀与情怀。
  “啪嗒!”
  鞭影如练,击打在戏志才身前不远处的泥路上,激起扬尘滚滚。
  麻子脸颇为鄙夷地扫了戏志才一眼,冷哼道:“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可知道沧海阁中的一名随身丫鬟也不是你能够高攀得起的!”
  文人墨客自有一腔对美好事物的憧憬向往之情,戏志才亦然,只是此番音律上的邂逅却是无疾而终,不知情窦之种有无种下,不过这个小小的插曲随着时光的流逝,也便悄悄隐匿无踪了……
  忽如一日,一名跛脚的老头似笑非笑地寻觅到戏志才的居住之处,手持一杆烟枪,漫不经心地询问道:“足下便是戏志才?嗯,不错不错...”
  戏志才眼界非凡,奈何眼前的这名老者却是给其琢磨不透之感,不过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何况眼下处境的自己已经没有他人惦记暗算的资本了,一念及此,戏志才微微点头示意。
  跛脚老者似乎看出了戏志才眼中的疑惑以及踟蹰之意,轻笑一声道:“即日起,你便无需在这采石场劳作了,前往沧海阁附近的果园打理吧!”
  跛脚老者的声音不咸不淡,如诉家常,不过听在戏志才的耳中却是“振聋发聩”,如蒙大赦,是福是祸孰难预料?
  斜刺里,一名平素与戏志才颇不对眼的壮汉冷嘲热讽道:“当真是天上掉馅饼,好处都让狗叼去了!”
  “你这厮...”戏志才怫然作色,却不好发作,破口大骂反倒辱没斯文。
  “阁下既然有意见便去猎者区捕鲨吧!”跛脚老者哂笑一声,身形早已隐没在夜幕之中,扬长而去...
  壮汉双腿一软,瘫倒在原地,猎者区捕鲨的死亡率极高,十不存一,那名老者的命令几乎是给自己宣判了死刑。
  “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负责采石场的一名头头名曰赵广,原本随行在跛脚老者的身侧,此刻恭谨地目送其离去之余冷笑一声。
  “赵头,救救洒家,猎者区俨然便是加勒比岛的死囚集中营...”壮汉仗着早些时候有赵广庇佑,在这采石场乃是一霸,此番触了跛脚老者的霉头,当真是悔之不及。
  “唉,齐牛,这名老者的身份大有来历,便是加勒比岛的长老们见了都要尊称一声跛叔,你...”赵广摇头轻叹,别说他一个采石场小小的头目,纵然是加勒比岛的精兵强将也不够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