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领主大闹历史三千年 > 第十四章 大局已定
此时司马雅带着院内的一千东宫兵也出到院外的广场上。整个广场里里外外站满了人。
  
  看到新来“支援”自己禁军里居然夹杂着这么多的东宫兵,司马伦气的鼻子都歪了。他扭头去寻那个带兵而来的糊涂司马,要杀之而后快。但那人已知自己捅下篓子,早已跑的不见人影。
  
  属于司马伦一党的将校只好将首批攻击东宫的那批禁军又迅速的调上前来与司马遹对峙,如今,双方实力明显已经发生对调。即使仅从人数上看,也差不多了。但士气,还有战斗力司马伦剩余的这四千来人就比司马遹的三千多人差远了。
  
  司马遹冷酷的对身边的铁卫一字一顿的下令道:“诛杀司马伦!敢阻拦者,杀无赦!诛三族!”他这即是军令,也是说给对面的兵卒将校听的,所以声音放的很高。
  
  两百铁卫齐声轰然应诺。嘹亮的声音响彻整个宫城内的广场。而后铁卫们如同离弦之箭般,挺盾挥刀向司马伦这边杀来。铁卫们手里的乌兹钢打造的横刀看着就叫人心寒,本就士气低落的叛军兵卒硬着头皮各持刀枪来战。
  
  铁卫们右手中的横刀上下翻飞,左劈右砍。左手盾牌上下格挡。在一片片刀光中,掉落无数头颅,断肢和被斩断的兵刃。一名叛军刀盾手持刀向向一名侧翼暴露给自己的铁卫刺去,却不料一道白光闪过,从他的左肩头到左肋被整齐劈开。盾牌和挂着大半个肩膀的左臂已然被砍落在地。刺出的兵刃自然而然的没了力道。随之整个身体像根煮烂的面条一样瘫软下去。
  
  在一片刀光血影之中,两百铁卫已将叛军的军阵凿开一个大口子,后面的三千东宫禁军也掩杀了上来。铁卫的前锋突进的越来越快,离司马伦本人也越来越近。整个挡在司马伦身前的军阵都快被凿穿了。
  
  又有一名司马伦的亲信将校被横刀拦腰斩为两段,霎那间,这如同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将司马伦这些兵卒的意志完全冲溃。也不知道是哪个将校或兵卒最先带头逃跑的,仅仅十几息时间,这些兵士就跑的干干净净。
  
  司马伦早已看到大势已去,也急忙向宫城外逃去。他准备逃到宫城附近的中书省暂行躲避,那里还有孙秀坐阵,还有自己的儿子司马荂带着两千禁军驻守。
  
  司马伦和几个亲卫刚刚跑到宫门门口就迎头碰上了一飙人马,正是夏越的铁浮屠铁卫和赵骏外营兵。赵俊远远看到司马伦向这边逃来,就对夏越说道:“此人便是司马越。”
  
  夏越二话不说带着十几骑铁浮屠冲了上去。司马伦正策马向宫城门外狂奔,看到十几匹全身披挂铁铠的骑士向自己冲来,惊的居然没了反应。
  
  冲在最前面的夏越横起斩马刀,从司马伦身旁掠过,借着马势,一刀斩下了司马伦的脑袋。脑袋在半空中呈自由落体下落时,夏越又将刀尖向上一竖,刚好将司马伦的脑袋接住,挑在刀尖之上。
  
  “罪徒司马伦已诛!”夏越一边一声声高喝着,一边纵马在宫城中奔驰。身后十几骑铁浮屠紧紧跟着他。其余铁浮屠还有铁卫以及赵俊的外营兵迅速将宫城完全封锁起来。
  
  这个时候,局势已经非常明了。司马伦的那些剩余叛军兵卒纷纷下跪乞求太子恕罪,那些后来的,不想参与事中的禁军将校和兵卒也重新聚拢而来,一名等级较高的校尉来到司马遹面前,叩拜说道:“禁军虎翼营愿听太子殿下调遣。”
  
  司马遹这才策马在宫城中兜了一圈,边走边高声的说:“此乃司马伦一党之罪,被胁从的禁军将士,本宫皆赦免尔等从贼之罪,但你们此后要尽力辅佐本宫保大晋之太平,若再次从贼谋逆,吾定当诛其三族!”
  
  他这一席话算是安定了现场所有兵卒的心神。接着司马遹又命令夏越带着铁浮屠和七百铁卫以及赵俊的外营兵前去攻打中书省。自己则分配剩余的三千东宫禁军控制宫城之中各个要害位置,并带着五百兵卒以及惊魂未定的百官进入太极殿,在殿中等待各支人马所反馈的结果。
  
  ……
  
  洛阳城中的中书省与宫城临近,与宫城的西墙就隔着一条街道。因为东宫是在宫城的东部,所以在中书省的院内并不能听到东宫之战的动静。
  
  按孙秀与司马伦的计划,由司马伦攻打东宫负责宫内诸事务。由孙秀坐镇中书省,应对宫外各种意料之外的事件。还专门配置了两千兵卒,由司马伦的儿子司马荂率领来协助于他。
  
  孙秀对此次行动胸有成竹,坐在堂中悠闲自得的对司马荂高谈阔论着,说的都是些他五斗米教的事情。司马荂却没有他那么气定神闲,不时的站起身来,在室内来回踱步。
  
  “怎么还没有消息!”司马荂焦急的说道,像是问孙秀,又像是自言自语。
  
  孙秀满不在乎的答道:“世子,不必着急。这计划万无一失。我和赵王定好了,每一个时辰来联络一次。这才过去半个时辰,当然不会有什么消息。也许现在赵王已经取下那司马遹的人头了,哈哈哈。”
  
  可又过了半个时辰,还是没有消息。此时,孙秀也隐隐的觉得不安起来,但是他还是觉得不会有事。着人去宫城进行探查。
  
  又过了片刻,去探查的人没有回来,一个被他安插在外营的亲信将校却来向他报信,说是城里进来了大批不明身份的军旅,而且负责北门防务的赵俊率两千外营兵与其合流,正向宫城而去。孙秀听到这消息大吃一惊,没过多久,又有中书省的守卫匆忙入室禀报,有大队兵马将整个中书省包围了起来,守卫中书省的禁军已先行关闭了府门。
  
  孙秀一颗心这才提到嗓子眼上,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和同样焦急万分的司马荂跑到院外,登上一个兵卒准备好的短梯,探头向院外看去。
  
  府院之外,已经是黑压压的一片兵士。在一片明晃晃火把的火光映照之下,铠甲鲜明,刀枪雪亮。
  
  有人开始向院内高声喝道:“司马伦,孙秀谋逆弑君,罪不容殊。现奉太子懿旨,捉拿孙秀等人。敢顽抗者格杀勿论。继续为虎作伥者以谋反伦,诛三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