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隐龙惊唐 > 第五百八十二章 勾心斗角
ps:感谢书友“宋代大侠”投的2张月票,书友们的支持是我码字的动力。一秒.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想到此,房玄龄沉吟道:“如此说来,陛下心中已经有了决断。”
  
  李世民喟叹道:“时无英雄,徒使竖子成名,太上皇误朕啊。若非太上皇遗诏,当初朕已经杀了此子,也就不会有今日之事了。如今李沐大军囤于萧关,南下再无可守之地。若真在长安打上一场守城战,恐怕这片基业就完了。如此,朕以何面目去见祖宗啊。”
  
  房玄龄深深地着了李世民一眼,心中暗叹,若是早上十年,陛下怕是会决然下诏,与李沐血战一场吧。
  
  无奈时光无情,将血气方刚消磨成了优柔寡断。
  
  房玄龄问道:“敢问陛下,太尉对此是何意?”
  
  李世民摇摇头道:“辅机与李沐仇怨至深,此事朕还没有问过辅机的意思,只是令李道宗先去探探李沐的口风,不知道李道宗是否与李沐递上话了。”
  
  房玄龄劝说道:“臣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爱卿但说无妨。”
  
  “既然陛下知道太尉与李沐仇怨至深,想来应该预料到太尉必定不会同意和谈。如今朝政皆由太尉打理,臣担心……。”
  
  虽然房玄龄没有说下去,可李世民能听懂他话中的意思。
  
  “这也是朕召爱卿前来的意思。”李世民道,“此事只能瞒得辅机,若李沐有意言和,朕想让爱卿代朕与李沐和谈。”
  
  房玄龄心中一凉,他也能听明白李世民话中的意思。
  
  李世民是真决定议和了,可瞒着长孙无忌和谈,这表示着李世民将舍弃长孙无忌。
  
  因为李世民明明知道长孙无忌与李沐之间有着不可调和的仇怨。
  
  和谈条件中,很有可能李沐会提出处置长孙无忌。
  
  虽然长孙无忌这两年确实做了些错事,可毕竟追随李世民那么多年了,并为李世民登上皇位,立下过汗马功劳。
  
  说舍弃就舍弃了。
  
  有道是兔死狐悲,唇亡齿寒。
  
  此时房玄龄的心中,如同结了冰一般的阴冷。
  
  “臣遵旨。”房玄龄低下头去,不敢再看李世民。
  
  李世民不傻,看着房玄龄的举动,能够猜出房玄龄心中所想。
  
  可到了现在这个地步,自己只能这么做。
  
  与至高无上的皇权相比,一个臣子算不得什么。
  
  不管他曾经立下过多大的功劳,为江山社稷牺牲,是他的荣耀吧。
  
  李世民心中轻叹,天家无情,朕不得已而为之。
  
  就在君臣默默相对时。
  
  长孙无忌与李道宗进宫了。
  
  见到房玄龄也在,长孙无忌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
  
  其实长孙无忌与房玄龄并无仇怨,反而私交不错。
  
  毕竟二人这么多年,一起拥立李世民,且同朝为官那么多年。
  
  加上房玄龄为人比较内敛,懂得见好就收,故在利益上,基本与长孙无忌没有什么对立面。
  
  可现在,长孙无忌正是总揽朝政之际。
  
  李世民私下会见房玄龄这么一个重量级的硕老,不得不让长孙无忌心生警惕。
  
  “臣等叩见陛下。”
  
  “是辅机和承范啊,不必多礼,平身吧。”李世民看了房玄龄一眼,招呼道。
  
  房玄龄起身,拱手道:“见过太尉、江夏王。”
  
  长孙无忌、李道宗拱手回礼。
  
  “辅机、承范此来,不知有何要事?”李世民主动问道,恰好遮掩与房玄龄奏对的话题。
  
  长孙无忌答道:“臣探得李沐行踪,便随之追往李家庄。不想在李家庄巧遇江夏王,便一同前来禀报陛下。”
  
  这话说得有水平,李道宗声称是奉李世民旨意前往李家庄的。
  
  如果此时长孙无忌直问李世民,那就有点以下克上的意思了。
  
  而说出自己前往李家庄的意图,之后再点出巧遇二字,如果李世民不知情,自然会询问李道宗去李家庄的意图。
  
  如此,李道宗究竟有没有说谎,便一目了然了。
  
  李世民闻听,眼神复杂地斜了李道宗一眼,说道:“哦……承范前往李家庄是朕的意思。”
  
  说完,马上转换话题道:“辅机方才说探查到李沐行踪,可有确切下落?”
  
  长孙无忌见李世民承认了李道宗是奉他的旨意前往李家庄,便暂时打消了怀疑。
  
  他应道:“回陛下,李沐很有可能藏身李家庄,虽然一时半会还搜索不到,但臣坚信,李家庄在李沐经营数年之后,必有外人不得知的密室或者密道,臣进宫就是想请陛下允准,调大军前往李家庄,彻底搜查,必能将李沐生擒。”
  
  李世民悄悄与房玄龄、李道宗交换了一下眼色。
  
  “辅机所请,朕本应允准。只是如今大战在即,城中防御兵力犹显不足,将大批禁军调出城去,怕是不妥吧。”
  
  长孙无忌想想也是,心中灵机一动,“陛下,臣有一建议,望陛下允准。”
  
  “愿闻其详。”
  
  “许州折冲府都尉梁仲业所部正囤于武关,距长安也就一日的路程,可以将其调来搜查李家庄,如此便可以不动城内已经布防的禁军了。”
  
  李世民眼中闪过一抹阴沉,“辅机所言有理,就按辅机所言行事吧。”
  
  “谢陛下,若无他事,臣这就去传旨了。”
  
  “好,辅机辛苦。”
  
  “此乃臣份内之事。”
  
  长孙无忌退出承庆殿,离宫时故意放慢脚步,却发现房玄龄、李道宗迟迟没有跟出来。
  
  便立时会意到,这二人必有不愿意让自己知道的事与皇帝奏对。
  
  想到此,长孙无忌心中隐隐感觉不安。
  
  此事,房玄龄可知,李道宗也知,唯独避着自己。
  
  长孙无忌马上猜测到,此事必与李沐之事有关。
  
  会是什么呢?
  
  长孙无忌再次斟酌起最坏的结果来,然后进行反推。
  
  自己现在最怕什么?
  
  自然是李沐逃脱,萧关叛军大举南下,长安被李沐攻破。
  
  与李世民不同的是,李世民或许还有折中的可能,而自己到时必死无疑。
  
  自己已经用假死骗过李沐一次,而这次,想要故伎重施,显然是绝无可能了。
  
  那么,自己想要活下去,就绝不能让李沐进城。
  
  如此一反推,加上李道宗入莳花馆、再出现在李家庄。
  
  长孙无忌随即猜到了李世民、房玄龄、李道宗三人在商议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