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汉的光芒 > 第四百二十六章 重臣又毁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大汉的光芒最新章节!
  
  这是卫青的声音,他不紧不慢地从怀中掏出一札上书,直接呈送给刘彻说道:“此臣前日到太医坊诊病,路过北阙,恰逢廷尉中丞减宣,他交给臣下的,他说经过多年查访,当年的李文一案,实为张汤与鲁谒居合谋所为,造下大错,希望臣能帮忙。
  
  他之所以慑于张汤权位,要微臣转呈陛下,实为张汤把持朝政,故作非为,还请陛下明察。”
  
  张汤只觉得大殿的横梁塌了,直朝着自己的胸口压过来,他顿时昏厥了,连大将军都不容他,他已经无望了……
  
  张汤的入狱,直接一扫大臣万马齐喑的局面,无论是朝堂上还是各署中,一旦笑声多了,就代表同僚之间走动多了,说的也多了。
  
  但作为外朝宰辅的庄青翟,操控了一切,却没有丝毫轻松。
  
  刘彻已几次在朝会上就盐铁和币制的变革进展太慢而斥责外朝,极言其能力不足。
  
  他也清楚在瘗钱被盗案中靠刑讯逼出来的狱词也很虚弱,一旦陛下回头知道了真相,把案一翻,那么很显然,他的头随时都会挂在长安东市的高杆上,死状难看。
  
  他现在急需要做的,就是要做几件实在的事情,通过立功奠基,来提高朝野对新政的信心。
  
  可早年倾心于黄老,后来改学儒家的庄青翟,就是个书呆子,一心苦读大道理,实际上对农商关市之道根本不懂。
  
  他常把自己关在书房里苦思冥想,为什么自己宵衣旰食,却在新政上毫无建树?难道是真不行……
  
  直到三个月后的一天(元朔五年三月,公元前124年),他实在忍不了了,和长史们外出踏春时,就把这个问题提到朱买臣面前。
  
  朱买臣是个明白人,呷了一口茶后,笑道:“丞相应该知道的,这不是勤政廉直就能推动新政的,若是用非其人,越勤政,咳咳咳,说不定离目的越远呢,不可过于清正。”
  
  庄青翟想了想,觉得这话是有些道理,但还是有些不太明白的地方,比如他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的,于是便问道:“你说说眼下该怎么做?”
  
  “依下官看来,这新政嘛要继续往前,须倚重两个人。”
  
  “这……本官知道了,你说的可是孔瑾和桑弘羊二人?”
  
  “对!不是下官夸海口,只要给他们后盾,一个孔瑾或桑弘羊,足以当一百个大臣。”
  
  “好!”
  
  庄青翟的眉头顿时展开了,他来回踱着步子道,“再过两天就是桑弘羊闭门反思出来的时候,到时候,你约他们两位到城外踏青,老夫要向陛下推荐他们,让他们重新出现在陛下面前,大放光彩。”
  
  “好!”
  
  看着日色已近中午,朱买臣起身准备回府,脚刚刚迈出丞相公署,却被庄青翟拉住了,只见他神神叨叨地道:“若是能就新政拿出一些新举措的话,老夫也就在陛下面前说话,更加踏实了。”
  
  朱买臣笑着点了点头,心里却道:还用你废话,就干练这一点说,讲真,你比起张汤,那距离,简直差远了。
  
  单凭张汤可以力压群臣,
  
  这一点,没几个人做得到。
  
  若不是卫青站出来,
  
  结局还是个未知数……
  
  清明节后的第五天,刘彻便在庄青翟的陪同下,到渭渠巡视漕运了。
  
  行前,他在庄青翟提了一嘴下,特意口谕给孔瑾和桑弘羊随行。
  
  当包桑传完皇上的旨意离去时,孔瑾和桑弘羊无言相视许久,两人有种预感,他们的机遇再一次来临了。
  
  三个多月的冷板凳,
  
  叫人心焦……
  
  春雪融过之后,渭河的水也涨了不少,站在那水监公署的楼台上,举目远眺望向下面,那儿虽没有汹涌波涛,却也是浩浩荡荡,不绝于眼前。
  
  漕运船只只是在渭渠口入渠转向东南,傍南山而去,而撼天动地的号子,响彻云霄,随风在渠河之间回响。
  
  ……
  
  这情景和歌声,让刘彻想起前任的大司令来,他由衷地感慨道:“朕自推行新政以来,大司农中有所建树者,惟韩安国与郑当时耳。
  
  当年年纪老迈的郑爱卿对朕承诺三年通水,结果,哈哈哈,还提前开了漕运。”
  
  庄青翟听得出陛下是借着追怀故人,亦是曲折批评当朝的臣僚们怠于政事,不思进取,比如桑弘羊就一脸通红,羞愧不已。
  
  他忙在一旁说道:“郑大人一世英名,实为臣等之楷模。”
  
  不料刘彻接下来的话,却让庄青翟无论如何也不敢回应了。
  
  “虽说张汤盗先帝陵寝瘗钱,罪该万死,哎!然朕每每想起他的勤于政事、严于自律来,还是难以释怀,他真是糊涂啊。”
  
  刘彻之所以迟迟未处决他,
  
  正是这个道理……
  
  从水监署的楼上下来,刘彻和一干大臣沿着渭渠岸柳行间缓缓前行。
  
  柳叶很瘦,透过树隙,可以看见因为无雨,麦子显得十分低矮,刘彻的眉毛又“锁”了起来。
  
  他在心里埋怨死去的严异,就觉得庄青翟此时推荐大司农重新掌权,很及时。
  
  刘彻回头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孔瑾和桑弘羊道:“丞相的奏章和你们的上书朕都看过了,今日要你们随朕出来,就是想听听你们的陈奏。”
  
  孔瑾上前一步道:“郡国之所以感到盐铁官私合营不便,不在新政本体,而在转输遥远,资费甚高。
  
  臣近来思虑,朝廷若能在盐铁产地设均输官,以京都实价就地收买,屯于官署,贵则卖之,贱则买之。
  
  既可以使富商大贾无所牟利,又可以供给百姓之需求。如此,则盐铁官私合营名则符实,利在朝廷。”
  
  刘彻又向桑弘羊问道:“爱卿呢?你也是这样看的么?”
  
  桑弘羊回道:“孔大人所言,亦臣之所见,只是臣以为,我朝元光年间所铸白金,因郡国铸钱一直未能有效禁止,致使真假混淆,不仅使钱币失控,造成物价上涨,而且使朝廷失信于民。
  
  因此臣建议将铸钱回收,再用以精制,以利这新币推行。”
  
  此刻,庄青翟也在旁边建议道:“陛下还可再次强令天下,重申禁令,警告郡国诸王,非上林三官钱不能行于天下,犯者重罚,以儆万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