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寂仙录 > 第二章 真龙身

  千邢赤身裸体的在荒漠中走了很久,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他脑袋有些混乱,只记得在他父亲抗衡天道之威的最后片刻,眼看着即将体力不支、形神俱灭,他情急之下使出了穹星宗最强两伤法术:魂天禁,震碎了自己魂魄,以毕生修为覆裹残魂轰向天际,只望可借此缓解他父亲的压力,使出这招之后他便昏了过去,再醒来之时就发现自己被埋在了黄沙中。
  一望无垠的荒漠,壮阔高远,寸草不生,干燥缺水的环境让千邢很是难受,加上正午日照强烈,千邢身上一件衣物都没有,他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皮肤在缓慢龟裂,渗出的血珠也在刹那蒸发,这种煎熬从醒来到现在从不曾间断。
  修行之人,本不会受制于气候,但千邢在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尝试过,体内毫无一丝真气存在,也感知不到天地间的气,根本无法通过调息的方式来恢复状态,此刻的他就如同一个普通人。
  “或许那时候经脉也毁了吧。”千邢心内苦笑道:“不知道父亲有没有成功?”
  千邢醒来的时候是三天前的清晨,在确定了自己无法使用法术快速离开此地后,就决定沿着日出的方向步行。
  穹星宗修魂法,宗门中人对于心性的修炼很是看重,因为一旦心性的障壁出现裂痕,就会被阴气入侵,邪魔附体,后果不堪设想,宗门记录中就有人曾经因此堕入魔道,祸害苍生,最后被宗门长老诛杀,死状及其凄惨,此后穹星宗在心性的修炼上更为看重了。千邢心性极为坚强,普通人在他现在这个情况下,估计早就崩溃,放弃希望等死了。
  “今天走了大概三个时辰了。”千邢瞥了眼太阳,估摸着时间,“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走出这片荒漠,身体应该还能抗住三天左右,到时候再走不出去……哎,要是这么死了就太窝囊了,可不能给穹星宗和父亲丢脸啊!”
  这种处境让人有些绝望,但千邢不可能就此放弃,坐着等死,他继续迈着坚定的步伐,一路向东。
  两天的时间过去了,对于千邢来说漫长而煎熬,他明白自己的身体已经油尽灯枯,仅仅凭着意志在继续前行。
  又到正午时分,千邢终于一步也走不动了,直直的倒在砂砾上,荒漠中的砂砾在阳光的炙烤下变得滚烫,烧灼着千邢每一寸皮肤,“到此为止了吗?父亲,母亲,孩儿无能,先行离去了……”
  然而就在千邢即将失去意识的瞬间,他突然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几天来他一直在感知天地间的气,之前毫无收获,此刻却突然感知到了。
  “阴魂!距离不远!数量不少!”千邢似乎抓住了救命稻草,穹星宗特有的魂术可以炼化阴魂强化自身功法,只要稍微恢复一点功力,离开这个荒漠就简单了。
  千邢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挣扎起身,闭眼盘腿而坐,虽说他经脉已毁,但根基尚在,运行法术并无大碍,他默念口诀,很快就将阴魂群的一部分吸入体内,这时让他诧异的事情发生了,那些阴魂根本不用炼化,直接化为真气,在他破损的经脉内流动,虽然心里奇怪,但现在抓紧时间恢复状态才是最要紧的。有了真气的补充,千邢只觉得浑身舒泰,久旱逢甘霖,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他略作调息,一边调动真气修补经脉,一边继续吸收阴魂。
  “哪来的混蛋!居然敢收本姑娘的邪鬼?”突然一道怒喝由远至近,声音娇娆邪魅,似是用了摄人心神的法术。
  千邢猛地睁眼,这类法术对他没有作用,但随后而至的破空声却是让他感觉到了危险,在他睁眼的那一刻,一道乌光已袭到身前,他赶忙调动真气,双手就地一撑,凌空而起,紧接着真气汇聚于左脚,甩腿踩向那道乌光,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然而在触到乌光的时候,他只觉脚底一震,一股怪力从他脚低传来,传至小腿处的时候,脚低又传来第二股怪力,一瞬间的接触,已有五股怪力激荡他全身。
  千邢一个翻身落地,他本就状态不佳,突然被这五股怪力一震,只觉喉口一甜,鲜血喷吐而出,再也无法站稳,跌坐在地。
  那道乌光就在千邢身前悬着,仔细看来是一通体乌黑的梭子,这时候梭子的后面已经站了七个人,为首的是个女子,紧身的玄色长裙勾勒出其曼妙身姿,同样的玄色丝巾遮住了口鼻,但从她那琉璃青丝、柳眉星目就可以看出相貌定是极美,在她身后站着六名身着黑色劲衫的大汉,均是虎背熊腰,气势轩昂。
  “敢收本姑娘的邪鬼,我还以为有多强呢,居然连乌纹梭一击都扛不住,而且还不穿衣服,污了本姑娘的眼睛,死不足惜。”女子眼中带着怒意还有一丝不屑,开口说道。
  “无意冒犯,还请姑娘恕罪,待我身体好些,必当收些阴魂还给姑娘。”千邢强忍不适,起身作揖道。
  “阴魂?本事小,口气倒是不小,你知道什么是阴魂吗?”女子眼中的不屑更盛,开口道:“这是本姑娘用来摆阵的邪鬼,算了,懒得多说,冯大,把他给我剁成肉泥!”女子说完转身走开,她身后一个黑衣人回道:“是,大小姐。”
  女子收回乌纹梭,放在手中把玩,她身后六人把千邢团团围住,他们从背后抽出长刀,也不多说,直接挥刀砍向千邢。
  千邢做着最后的挣扎,腾挪移转,堪堪避过数十刀,但是很显然,这六人并不弱,看随意挥刀砍不到千邢,便使上了法术,千邢只觉六人挥刀越来越快,刀上有细微光芒闪动,不用想肯定是附加了法术,千邢躲得越来越吃力,最后一个不留神,腿上挨了两刀,动作一下迟缓,又连续挨了数刀,随即摔倒在地。
  “万事休矣……”千邢心道。
  千邢已经感受到了后背刺骨寒芒的逼近,下一刻他就会变成肉泥,然而就在这死亡降临的瞬间,他耳中突然传来“铛、铛、铛……”数声脆响,像是刀砍在了某种硬物之上,紧接着就听到几声惊呼:
  “大小姐,快来看!”
  “青龙纹!这是青龙纹!”
  “真龙身!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