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烽火小军医 > 第六百章 方剂配伍
“奇怪,为什么你们都不去看海上夜景?”
  走出浴室的楚云看着,全都躺在床上看虚拟大屏幕上面各种资讯的他们问道。
  “趁虚妄不在,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明天我们不能靠岸,到陆地上去玩,为什么大哥和五号还是一对?
  我们谁跟着都不行,你们今天两个到底干了什么?”
  四号看着楚云和五号问道。
  “能去哪里,我们两个就到海平面所在的层次,到游乐场玩了,童心未泯。”
  楚云说谎道。
  “是啊,我们玩了海盗船,旋转木马,鬼屋之类的游戏。”
  五号补充道。
  “你们怎么不说,你们三个人跟虚妄去哪里玩了?说不定他喜欢你们三个,所以把我们两个支开。”
  楚云转移话题道。
  “我们当然是去吃美食,要不怎么带夜宵回来给你们。”
  吴刚说道。
  “平常最不急着吃饭的就我们两个了,我们两个今天都是玩,所以我们休息的方式不一样。
  虚妄肯定是看到我们的轨迹后,觉得我们道不同不相为谋。”
  五号说道。
  “我们可是一个团队的?”
  楚云提醒道。
  “我的意思是,我们休息的方式不一样,不代表我们在家里的时候不一样。”
  五号解释道。
  “我明天打死不会和你们两个玩。”
  四号朝着他们两个翻白眼道。
  “我听着怨气蛮大的。”
  吴刚说道。
  “难道你不觉得,虚妄就是个监视吗?”
  四号这才说出他真正的想法。
  “好了,我们转移话题如何?”
  李思特转移话题道。
  “你想说什么?”
  已经躺在床上的楚云问道。
  “你们知道我是研究人工智能的,我在学校的时候,就想研究中医机器人,所以我想问一下,中医是如何利用中草药配伍加减,治疗病人,开方子的?”
  李思特提问道。
  “你三弟的中医世家,你让他回答。”
  楚云看着吴刚说道。
  “那我就先从重要最常用的六种配伍方法开始说起,大哥你觉得怎么样?”
  吴刚看着楚云问道。
  “我没问题,你比我更专业。”
  楚云看着吴刚说道。
  “第一种,在中医里面叫做相须,主要指性能功效相类似的药物配合应用,以增加疗效的配伍方法。”
  吴刚说道。
  “三弟可以举例吗?”
  李思特问道。
  “比如:石膏配伍知母,能明显增强清热泻火的用;大黄配伍芒硝,能明显提高攻下泻热的作用。”
  吴刚提醒道。
  “第二种呢?”
  李思特问道。
  “第二种,叫做相使,是指性能功效部分相同的药物主、辅相配,以提高主药疗效的配伍方法。
  比如,雷丸入肠胃经、消积杀虫,常配伍大黄泻下,以促使虫体排出。
  需要提醒的是相须、相使配伍,均为增强疗效的配伍形式。”
  吴刚说道。
  “感觉好高大尚。”
  五号说道。
  “第三种,叫做相畏,是指一种药物的毒性或副作用,能被另一种药物减轻或消除的配伍方法。
  比如,生半夏、生天南星毒性能被生姜减轻或消除,即半夏、南星畏生姜。
  第四种,叫做相杀,是指一种药物减轻另一药物毒性或副作用的配伍方法。
  比如,生姜能使生半夏、生天南星毒性减弱,称为生姜杀半夏、南星。
  在这里,相畏与相杀是同一配伍关系的两种提法。
  相畏是主畏辅,相杀是主杀辅,相畏反过来就是相杀。
  相畏与相杀配伍,均为减低毒副作用的配伍形式。”
  吴刚说道。
  “三弟,是不是后面两种,也是大概这个关系?”
  四号问道。
  “继续听就可以了。”
  楚云提醒道。
  “第五种,叫做相恶,是指两药合用后,一种药物能使另一种药物部分疗效降低甚至丧失的配伍方法。
  所谓的相恶配伍,只是部分药效减弱或丧失,也有可利用的一面,两药是否相恶还与所治病证有关。
  不过在临床上,并不把相恶作为配伍禁忌。
  第六种,叫做相反,是指两药合用后,能产生或增强毒副作用的配伍形式。
  专门制定了十八反、十九畏予以警示。”
  吴刚说道。
  “那什么是十八分?什么是十九畏?”
  李思特问道。
  “有歌词,我说歌词你们觉得如何?”
  吴刚说道。
  “最好能翻译一下。”
  李思特说道。
  “可以,我要说了。”
  吴刚看着他们说道。
  “好啊。”
  李思特说道。
  “本草明言十八反,半蒌贝蔹芨攻乌。
  藻戟遂芫俱战草,诸参辛芍叛藜芦。
  翻译过来就是:
  甘草反甘遂、京大戟、海藻、芫花;
  乌头反半夏、瓜蒌、贝母、白蔹、白芨;
  藜芦反人参、沙参、丹参、玄参、苦参、细辛。”
  吴刚一口气说完道。
  “还有十九畏呢?”
  五号问道。
  “硫黄原是火中精,朴硝一见便相争。
  水银莫与砒霜见,狼毒最怕密陀僧。
  巴豆性烈最为上,偏与牵牛不顺情。
  丁香莫与郁金见,牙硝难合京三棱。
  川乌草乌不顺犀,人参最怕五灵脂。
  官桂善能调冷气,若逢石脂便相欺。
  大凡修合看顺逆,炮爁炙煿莫相依。
  翻译过来是:
  硫黄畏朴硝,水银畏砒霜,狼毒畏密陀僧,巴豆畏牵牛,丁香畏郁金,川乌、草乌畏犀角,牙硝畏三棱,官桂畏石脂,人参畏五灵脂。”
  吴刚一口气说完道。
  “没学过中草药,一知半解的。”
  李思特说道。
  “那你就听听可以了。”
  吴刚看着李思特说道。
  “好像还有原则你没说。”
  楚云提醒道。
  “很简单啊,方剂组成的原则就是君臣佐使。”
  吴刚说道。
  “怎么说?”
  李思特问道。
  “主病之谓君,佐君之谓臣,应臣之谓使。”
  吴刚说道。
  “什么意思?”
  李思特问道。
  “意思就是主要的病症用君药,后面的三个,根据相关症状加减。”
  楚云解释道。
  “可以举例说明吗?”
  李思特问道。
  “前面你都听不懂了,以后你退路了,真的想研究,买一本大学的方剂学课本就可以了,或者找相关方面的专家合作就可以了。”
  吴刚提醒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