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神级狂兵 > 第114章,炸裂.

  “你想去哪里呢?”叶枫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嘴角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嘲讽,那眼神仿佛就是在说,你这个废物,你想要去哪里呢?
  魁梧大汉脸色穆然一怒,怒喝一声,身子带着一顾僵硬,看这个样子,仿佛受到了莫大的委屈,就要朝着叶枫给拼命了。
  叶枫手指微微用力,大汉手中的匕首直接脱手而出,叶枫还非常鄙夷的对着大汉勾了勾手指,那个意识仿佛就是在说,来啊,老子可不怕你。
  大汉浑身发力,如同一只猎豹一般,就要朝着叶枫给冲过来,叶枫怡然不惧,脸上带着期待的神色,他倒要看看这个在他看来必死之人的临死反扑,到底能够如何。
  不过接着,叶枫脸上就闪过一丝愕然,这个在他看来以为就要带着必死决心的大汉,竟然朝着后面退过去,蓄力的时候,根本就不是要拼命,那是要逃命。
  魁梧大汉看着叶枫脸上带着一丝惊惧,心中骇然无比,这个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竟然就这样抓住了自己的匕首?
  大汉眼神如同鹰隼一般盯着叶枫,接着,大汉脸上闪过一丝喜色,再次怒喝一声,朝着叶枫冲过来,握拳,超着叶枫脸上砸过去。
  叶枫自然也能够感受到自己身后有一个保镖冲上来,身体微微侧开,手中的军刀随意的刺过去,就听到“噗呲”一声,如同刺入豆腐里面一般,清脆无比,叶枫手中的军刀直接把那个保镖刺了一个透心凉,一朵妖艳的血花直接慢慢的开出来,让那些看着的女人尖叫一声。
  看到叶枫这一回头的刹那,大汉脸上阴狠带着喜色一闪而过,仿佛看到了什么机会,身子再次发力,转眼间就到了叶枫身体前面。
  叶枫回过头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大汉拳头朝着自己脸上砸过来,叶枫正要迎上去的时候,眼神不经意的一撇,看到大汉脸上闪过喜色,叶枫心中一跳,看到那个大汉幽深的手臂中有一样东西脱手而出。
  一把手刺,雇佣兵惯用的一些东西,叶枫杀了那么多军团里面的雇佣兵,又怎么会惧怕这个东西?
  一声冷哼,手中的军刀脱手而出,后发先至,就在大汉绝望的眼神中,军刀再次噗呲一声,在大汉头上开出来的一朵妖艳的花朵。
  “扑通。”
  大汉身体扑通一声倒下去,眼中还带着不可置信,甚至绝望的眼中还闪过了一丝的喜色,他以为他手中的军刺能够杀了这个人,但是一山更比一山高呢。
  叶枫走到大汉身前,一把抓起自己的军刀,再次看向大汉的身体,血红色夹带着白色的东西在他脑袋里面流出来,叶枫面无表情,随后转身,看着那些已经僵硬住身体的保镖,看着他们脸色煞白,笑呵呵的随意在死去的大汉身上擦了擦自己的军刀,问道。
  “不,不,不,不打了。”一个保镖直接扔掉自己手中的武器,牙齿有些打颤的对着叶枫说道,看着那几个尸体,眼中全部都是恐惧,眼前的这个主是什么人呢?
  “啊,怄,杀人了,杀人了,真的杀人了。”过了好大一会,等叶枫走到柯诗环身边,陷害柯诗环的那几个女子,直接转头吐出来,尖叫一声。
  其中一个女子脸色煞白,这个效果可是比涂了三层粉都要严重的多,眼中已经隐隐有水雾弥漫出来,妆容有些变话花,看着自己刚才自己这些人嘲讽过的男子,此刻竟然如同一个魔神一般,他会不会杀了自己?自己可是让柯诗环陷入这个危机了啊。
  他连那些人都敢杀,秦大少都被废了,要杀他们,可比碾死一个蚂蚁更要快的多啊。
  想到这里,这个女子直接扑通一声跪下去,看着柯诗环颤抖的道;“诗环,诗环,我们是同学,我们错了,是我们今天鬼迷心窍了,我们真的错了。”
  她这一个跪下,其他的那几名女子也直接跪下来,对着柯诗环说到,他们是真的怕了,他们清晰目睹了刚才的那个过程,第一个跪下来的美女,鲜血都撒在了她的身上,那血腥的味道简直让她恐惧无比。
  叶枫看着这些女子,眼中闪过一丝杀机,那些女子身子穆然一惊,脸色更为恐惧了,对着柯诗环不断地道歉道。
  叶枫轻叹一声,收回自己身上的杀机,还是下不去手啊,虽然这些女子在自己看来该杀,但是自己却真的是下不去手。
  “你们走吧。”叶枫懒散的挥挥手,询问的看了一眼柯诗环,显然也是知道这就是柯诗环想要的决定,今天要是真的杀了这三个学生,不光柯诗环难做,他或许也会受到一些刁难。
  三个人如蒙大赦,仓皇的起身,就朝着外面走出去,此刻夜色慢慢的笼罩下来,与那天晚上何其相似?
  “今天,谁都不能走,谁要是敢走,我杀他全家,敢在我凯歌娱乐会所惹事的人,今天我还是见到第一个,而且还是打了我的人。”
  就在三人将要走出去的时候,凯歌娱乐会所里面传出一声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些压抑的愤怒的,叶枫微微眯起眼睛,朝着那边看过去。
  迎面走过来一群人,领头的是一个中年男人,身材不高,五官平平,唯有眉毛最为吸引人,这人的眉毛有些上扬,仿佛如同一抹刀锋一般,要冲天而去。
  中年男人一身西装,个头不高,但是在哪群人中却是显然的领头羊的位置,那声低沉的声音显然是他发出来的,小眼睛中带着一丝精光,朝着叶枫直射过来,随后,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秦凯歌,脸上更是掩饰不住的杀机。
  “来人,快送凯歌曲医院。”中年男人快步走上前面,看着胯下出血,捂着胯下弓这身子,弯曲在车下面如同一只可怜虫一般的秦凯歌,显然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还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儿子这个样子。
  从来都是他秦河欺负别人,从来都是他的儿子欺负别人,今天自己儿子竟然被人打成了这个样子?
  这让秦河怒气勃发,但是秦河显然不是常人,爱子心切的他吩咐了一声他身后的那些人,随后朝着周围看过去,脸上闪过一丝惊骇,但是很好的被他给掩饰过去了。
  饶是他秦河见识多广,饶是他秦河是道上面混的人,见过那么多的血腥,也是被此刻的场面给惊住了。
  躺地上的好几个尸体,但是样子却让人不容恭维,刺鼻的血腥味道传出来,以及夹带着白色的不明物,还有人胸口被刺穿的。
  那三个女子,听到秦河的这句话,身子直接僵硬住了,她们与秦凯歌的有些不清不白的,自然也知道这个秦河的厉害。
  秦河,孑然一身的打拼,在江南市的道上也拼出了一方名堂,让不少的人都敬畏无比。
  凯歌娱乐会所也是在江南市有好几家的会所,更是与夏豪的九天ktv势均力敌。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儿子为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你们谁能给我一个解释?要是解释不清楚的话,你们也就不用走了。”秦河语气森然,看着那三个女子,淡淡的说道,虽然话语很平淡,但是谁都能够感受到他话语里面的杀机。
  三个女子没有说什的,只不过看着叶枫的目光很是惊惧,一句话都不敢说,有些瑟瑟发抖的样子,仿佛他们要是是说出一句话,那叶枫就会上来撕碎她们。
  叶枫看着秦河,语气做出恍然的神色,指着躺在地上的秦凯歌道:“你是在说他吗?哦,忘了告诉你了,这是我做的,对了,还有剩下的那些人,全都是我做的,你有意见吗?”
  “有意见就保留吧。”叶枫的丝毫不在意的说到,浑然不在意这个秦河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