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请叫我宗主大人 > 第六三一章 灯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林风想得倒是挺美。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三生石找不着,但最起码也能找到奈何桥,孟婆碗,最次应该也能找到彼岸花。
  但事实上呢,林风找了很久,大概在忘川河上飞了一个月,这一个月他最起码都飞了上百万公里了,却仍然没有找到一件宝贝。
  忘川河除了河水,什么都他玛的没有
  忘川河周围什么都没有,除了河水就是亡灵,一旦没有了亡灵,那连声音都没有了,因为忘川河水是没有声音的。
  而忘川河无边无际,没有源头也没有尽头,这点不管是对林风还是清风洞大佬都是一样的结果,忘川河的源头其实谁都知道,源头和尽头都在神界的地府中,但下界人的能通过忘川河去神界么?明显不能,所以就相当于找不着源头和尽头。
  “白白浪费了一个来月的时间真有点不甘心”林风喃喃的道,他一个月来什么收获也没有,相反还浪费了几十条灵脉。
  但是就此退出亡灵位面他又不太甘心,这个位面可没有生者,林风算是第一个,如果能碰到宝贝,那这些宝贝都是他的,为了这些宝贝,浪费几个月的时间算得了什么?
  所以林风还是咬着牙,继续朝忘川河前面飞,希望他什么时候能欧皇附体,碰到宝贝。
  这一飞,就是飞了半年。
  半年时间并不好过,尤其是在亡灵位面里,亡灵之风不处不在,林风需要每时每时刻用灵力去抵御,而亡灵位面又没有灵力,所以他只能消耗自身的灵力,一旦自身的灵力耗过半,他就得停下来恢复。
  忘川河的边上全是亡灵,它们还在追着林风呢,想吞噬生者的本能实在是强大,虽然这些家伙威胁不了林风,但它们烦人啊,每天嘶吼咆哮尖叫,一刻都不会停下,让林风的心情每一天都处于糟糕的状态中。
  “再等半年,如果半年后还是一无所获,那我就回去了。”林风对自己道。
  如果再半年没有收获,加上现在的半年就是一年时间,然后回去的时间也是一年,相当于林风浪费了两年时间。
  如此,又是半个月过去,这一天,林风正在机械的往前飞着,忽然间,他好像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林风的鼻子动了动,顺着味道,林风看向了他的左手方。
  林风看到了一朵血红色的花朵。
  “彼岸花!!”看到这朵花朵,林风就知道它肯定是彼岸花了,因为它符和无月跟林风说的特征。
  彼岸花虚飘在空,没有根也没有茎,看起来很神异,并且离林风好像也并不远。
  林风盯着彼岸花摇了摇头,因为这个距离不远其实只是相对的,忘川河有两岸,林风现在在这边,而彼岸花明显在那一边,想渡过忘川河采摘彼岸花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别说林风做不到,就连清风洞的飞升境大佬也做不到。
  彼岸花的彼岸是意味着永远无法到达的另一边,除非彼岸花长在林风身边,否则,只有神和忘川河的摆渡人才能摘取到彼岸花
  林风肯定是不死心,很想试试,所以他朝彼岸花飞了过去,但明明看上去不远的彼岸花,随着林风的飞行,距离却一直没有拉近,林风很快就停了下来,他知道,就算他的速度突破光速,但只要他没有领悟时间法则,那么就永远无法摘取到彼岸花
  但林风却并不失望,因为有一就有二,任何事情都是如此,只要出现了第一朵,那么第二朵彼岸花肯定也会有的。
  然后林风没想到第二朵彼岸花是在一个月后出现的。
  第二朵彼岸花仍旧在林风的不远处,林风仍然够不着,这次林风连试都不试了,就当没看见。
  如此又过了三天,林风已经在亡灵位面呆了将近八个月了,林风仍然一无所获。
  “魂兮归来,舍君之乐处,而离彼不详”
  “魂兮归来,得人肉以祀,以其骨为醢”
  “魂兮归来,君无下此幽都,时不可以淹”
  林风忽然听到了一阵苍凉的歌声。
  这阵歌声让林风心里一惊,因为将近八个月的时间,林风除了听到亡灵的声音外,还从来没有听到过别的声息,而歌声明显不可能出自于亡灵。
  林风抬头前望,就看到前方有一点烛火在缓缓飘动,等烛火离得近了,林风发现烛火来自于一艘小船。
  “忘川河上的摆渡人”林风大吃一惊:“怎么可能?这个亡灵位面居然会有摆渡人?”
  根据无月的资料,忘川河是一条相当神奇的河流,这条河有点像是西游记中的流沙河,鹅毛飘不起,芦花定底沉,不过有一件东西除外,也就是摆渡船,除了摆渡人所乘坐的摆渡船,任何东西都不可能在忘川河中飘浮,
  所以,如果看到有船在忘川河上,那这条船绝对是摆渡船,而如果有摆渡船,那肯定就有摆渡人。
  眼前出现的摆渡船有点出乎林风的意料,因为这个位面的亡灵数量太多了,林风开始还以为这个位面并没有摆渡人呢。
  “有点古怪,如果有摆渡人在,为什么摆渡人不把亡灵渡往地府呢?难道是因为新来的亡灵太多了,摆渡人来不及渡?明显不可能嘛”
  摆渡人的职责就是把亡灵装在船上,然后带亡灵去地府,摆渡船可是相当于神器级别的,多少亡灵都能装下,所以不存在亡灵太多了问题。
  林风沉吟了一下,并没有避开,因为摆渡人并不会是属于秩序阵营的,一般不会轻易的出手杀人,哦,应该说不会轻易出手击活生者亡灵不算。
  摆渡船不是彼岸花,所以林风很快飞到,歌声戛然而止
  “呃,摆渡人呢?”
  摆渡船并不奢华,也不宽敞,相反,摆渡船只是一艘类似乌蓬船的小船,一盏气死风灯就吊在船头的桅杆上,摇摇晃晃,但是林风却没有看到摆渡人。
  “你是生者,为什么来这里?”一个声音突然响起,这正是刚才唱歌的声音,但是林风偏偏没看到摆渡人。
  “摆渡人,你能现身吗?”林风皱着眉头问道。
  气死风灯摇了摇:“我不是摆渡人,我就是一盏灯而已”
  “是你刚才唱的歌?那摆渡人呢?”
  “死了”
  “死了?你在开玩笑么?”林风乐了,摆渡人会死?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灯蕊闪了几闪:“你觉我和你的关系能到达彼此开玩笑的地步?”
  林风楞住了。手机用户浏览m23wxwcc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喜欢看都市乡村家庭伦理的请;llxsww
  精彩的佳人公众号点击书城首页